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最近开了个原创坑

唱见同人填完最后一个坑就停笔不写cp向【可能只写点段子啥的】

黑篮大概写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


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我高三回来了,咸鱼躺尸。
之后会努力更文和写同人的。
征十郎的生贺是不会咕咕的

【原创•(中?)长篇】伦理之下【第四章】

食用须知:
1、人物设定by @澪树  【催文的也是她】
2、【醒目】禁止转载!!!【←没人看文的你放心】
3、我上的沪教生命科学,有有违常理的部分请当作是非现实处理
4、高三龟速更新,文章标题名只是暂定



おけ?




【Chapter.4】


今天的主题是猫咪…等等,哪里来的猫耳?暗诽下荒厌的恶趣味,正在试衣间换衣服却听见门外有些嘈杂的声音。
还没有开始营业呀?
“荒厌?”施桦小小地推开门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刚准备开门营业的咖啡厅和平时似乎没什么不同……如果忽略此刻在前台正和人对峙的荒厌的话。
“你看嘛他也不在里面啊,最近只听老板说他都请假了,具体在哪里我们这些下人也不知道嘛。”
“那你呢?”为首的人突然看向施桦,眼神中透露着不可避开的锋锐。
“啊,您是在说哪位?”
“你们这里,有一位男性的钢琴师吧,他现在在哪里?”
“啊…他的话,据说我和他平时的班是错开的,我并不认识哦w。”
那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施桦抢先开口:“话又说回来,大叔你又是谁啊。这里要营业了您再继续站在这儿可是会影响我们生意的,麻烦您让下可以吗?”
他显然对没有获得任何信息感到不满,皱着眉头丢给荒厌一张名片:“如果那位钢琴师,或者你们老板过来了的话请他联系我。我有事情想找他谈谈。”
“好好好,我会转告的。您慢走啊~”
那人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些,招了招手带着另外两人快速离开了。

荒厌看了下手上的名片,递给施桦:“看来我想的没错。”
“嗯?”
看见前台又来了服务生,荒厌招呼了一声带着施桦就往外跑。
“等等你确定要穿着这身…”

“怎么了?”算是找了个静处,荒厌终于停下脚步。入秋的天气有一丝凉意,在空无一人的环境下总会让人起鸡皮疙瘩抖两下。
“你不是说不会上电视吗,怎么突然就…?”
“啊,因为我对那首曲子特别有感触…而且虽然之前确实有人警告过我,但却没有告诉我特别的原因。”
荒厌深吸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眼珠子朝暗处瞟了一眼,再将视线收回。
“现在看来,报应已经来了。虽然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对施桦这么在意……你近两天都来上班吧,最近这家伙都不在找不到人替班。”
“嗯哼,真希望他能早点回来。”

两个戏精走回咖啡店,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开始工作。钢琴的旋律再次于不经意间播撒在人们的耳畔,将他们的灵魂带往旧时故事中的伊甸园。禁果的颜色鲜嫩且诱人,名为“美杜莎”的蛇嘶嘶地吐着舌头,黑如墨染的颜色缠绕在树干上,发出蛊惑人心的声音。
“来吧,到我这里来。你就能实现愿望。”
人总是轻易地被欲望征服,最终陷入了无止尽睡眠的童话之中。
因为,能得到救赎的事物,根本就不存在。今天也不过是孤独的寻找慰藉的北极星,而这条路根本没有尽头。

穿着可爱裙子的女孩子用乳白色在棕黑色上勾勒出图画,似是随心所欲地绘出各种样子,称之为“拿铁拉花”。大概是非常讨人喜欢的一个菜单。
“超可爱!”少女惊呼,小心翼翼地转动着杯子,不忍心触碰它。她不只是点了两杯咖啡,同时还有一次咖啡占卜。拍了一张照后少女心满意足地发了动态,先将拿铁拉花置之一旁,再端起占卜用的希腊咖啡细细品尝。托盘被叠在杯子上盖住口,少女心中默念着什么,然后将它倒置置于桌上。钢琴师待杯底冷却后小心地将杯子掀开,看着杯底残渣映出的图案,细细揣摩着。

明日有雨,可能会有什么烦心事。
“即便如此,也希望您能愉快地度过明天,我衷心祝愿您。”




tbc.


关于咖啡占卜【摘自百度百科】:
一般坊间的咖啡,是不能用来占卜的,因为咖啡占卜,主要是在喝完咖啡之后,以所剩下的残渣、形状或图案,预言吉凶,因此只有希腊咖啡,或土耳其咖啡,才可以用来占卜。咖啡占卜的原理,主要是观看喝完咖啡后,残渣所形成的图案,以预测事情,这类似心理学中的罗莎墨渍测验。

【歌词】 命ばっかり【中+日+罗】

命ばっかり(只为生命)

词曲:ぬゆり
中文翻译取自:ダブル
纠错检查感谢: @わすれられんぼ 



 

日々を磨り潰していく 貴方との時間は
hibi wo suritsubushite iku  anata to no jikan wa
与你一起的时间是消磨着日子

簡単なことじゃ 許せないくらいに
kantan na koto ja  yuruse nai kurai ni
是不被容许地简单的事情

おかしくなってしまった 安心したいだけの
okashiku natte shimatta anshin shitai dake no
变得奇怪了 是为了安心

口先だけじゃ いや
kuchisaki dake ja iya
而说的敷衍话 讨厌讨厌讨厌啊

どこまでも単純だ ここまでと悟った
doko made mo tanjun da  koko made to satotta
到哪都是单纯的 明白到此为止了

座り込んでもう歩けなくなる
suwari konde mou aruke naku naru
一旦就座便变得无法行走

最初だけじゃないなら 際限もないならば
saisho dake ja nai nara saigen mo nai naraba
不止最初 也就没有限界的话

どこへだって行けるはずさ
doko e datte ikeru hazu sa
理应到哪也能行啊

遠くへ 遠くへ 水の味を覚え
tooku e tooku e mizu no aji wo oboe
到远处去 到远处去 记住水的味道

街路に目が眩み夜を越えてしまう
gairo ni me ga kurami yoru wo koete shimau
在路上感到晕眩 渡过了夜晚

遠くへ 遠くへ 動けない僕のことを忘れて
tooku e tooku e ugoke nai boku no koto wo wasurete
到远处去 到远处去 把无法动弹的我 忘掉吧


知らないを知りたかった
shira nai wo shiri takatta
曾想知道未知

知り得ることはなかった
shirieru koto wa nakatta
不曾可能得知

水圧で動けなくなっていく また蝶の夢を見る
suiatsu de ugoke naku natte iku  mata chou no yume wo miru
因水压而无法动弹 又再度梦蝶

好きになりたかったんだ 好きになれなかったんだ
suki ni nari takattan da suki ni nare nakattan da
曾想喜欢上 无法喜欢上

「正しい」を理想としていたら
「tadashii」 wo risou to shite itara
打算把「正确」奉为理想的话

置いて行かれた
oite ikareta
被抛下前进了

追いつけなくなったんだ
oitsuke naku nattan da
不再追赶了




当たり前に過ぎていくはずだった時間は
atarimae ni sugite iku hazu datta jikan wa
理应理所当然地流逝的时间

何十年とも感じるほど長く
nanjunen tomo kanjiru hodo nagaku
感觉上像数十年那麽长

眠りすぎた頭痛で這い出してきた僕は
nemuri sugita zutsuu de haidashite kita boku wa
睡太多而头痛地爬出来的我

どこにももう行けやしないから
doko nimo mou ike ya shinai kara
已经哪裡都去不了了

どこまでも純情だ それでしかなかった
doko made mo junjou da sorede shika nakatta
到哪都是纯情的 仅是如此

飾らないで 分かち合いたいから
kazara naide wakachi ai tai kara
不要伪装 因想互相理解

貴方の影が眩む 見失ってしまった
anata no kage ga kuramu miushinatte shimatta
你的影子一眩而遗失了

また眠れない夜になっていく
mata nemure nai yoru ni natte iku
又再度变成无法入眠的晚上

「どうしたいの」なんて問えば「どうもしない」なんて返す
「dou shitai no」 nante toeba 「dou mo shinai」 nante kaesu
问「想做什麽」之类的话 会回答「什麽都不会做」之类

貴方はもう何も教えてくれないの
anata wa mou nani mo oshiete kure nai no
你已经不会再告诉我任何事情了吗

今日食べた食事も 行きたい場所さえもう
kyou tabeta shokuji mo iki tai basho sae mou
今天吃了的东西也 连想去的地方也已经

何にも どれをとってもわからないだけだ
nani nimo dore wo tottemo wakara nai dake da
什麽也 什麽都好 通通都不知道

遠くへ 遠くへ 水の味を覚え
tooku e tooku e mizu no aji wo oboe
到远处去 到远处去 记住水的味道

街路に目が眩み夜を越えてしまう
gairo ni me ga kurami yoru wo koete shimau
在路上感到晕眩 渡过了夜晚

遠くへ 遠くへ 動けない僕のことを忘れて
tooku e tooku e ugoke nai boku no koto wo wasurete
到远处去 到远处去 把无法动弹的我 忘掉吧

貴方の横顔を見て引け目を感じてしまった
anata no yokogao wo mite hikeme wo kanjite shimatta
看着你的侧脸 感到自惭形秽了

救われたいとだけ喚く僕はきっともう我楽多だ
sukuwaretai to dake wameku boku wa kitto mou garakuta da
只呼叫着想被拯救的我 一定已经是废弃物了



思想犯はもう止めた
shisouhan wa mou yameta
已经放弃当思想犯了

「分かれない」を悟っていた
「wakare nai」 wo satotte ita
理解到「无法分开」了

とりとめのない言葉だけでは
toritome no nai kotoba dake dewa
仅是无意义的说话

薄紙を剥がせない
usugami wo hagase nai
是无法逐渐痊癒

普通に固執することが
futsuu ni koshitsu suru koto ga
对正常地抱有执着的事情

怖くてもう泣きそうだ
kowakute mou naki souda
恐惧得已经将要哭出来了

自堕落を鏡で見ていたら
jidaraku wo kagami de mite itara
在镜中看着自甘堕落的话

薄っぺらだx3
usuppera da
是肤浅的

薄っぺらな僕だった
usuppera na boku datta
是肤浅的我啊

ぼくだx2
boku da
我啊

僕だけだったんだ
boku dake dattan da
只是我而已啊


End.




最近对歌咏生命的曲子非常感兴趣w已列入寒假翻唱名单
我爱ぬゆりさん!!!
有错误的部分请通知我!
排版的问题周末会用电脑修改w

【歌词】命に嫌われている【中+日+罗】

命に嫌われている(被生命所厌恶)





词曲: クロガキ(カンザキオリ)

中文翻译:Eko

罗马音指导及错误修正感谢: @わすれられんぼ 




「死にたいなんて言うなよ。」
「shi ni ta i nan te iu na yo」
不要说想死这种话

「諦めないで生きろよ。」
「akira me nai de i ki ro yo」
不要放弃继续活下去

そんな歌が正しいなんて馬鹿げたるよな。
son na uta ga tadashii nan te bakageta ruyona
这种曲子居然是正确的简直太可笑了

実際自分は死んでもよくて
ji ssa i jibun ha shi n demo yo kute
实际上是自己死了也无所谓

周りが死んだら悲しくて
mawariga shin dara kanashi kute
但是如果周围的人死去就会悲伤

「それが嫌だから」っていう
「sorega iya dakara」tteiu
我就是讨厌那种场面

エゴなんです
ego nan desu
一种自私的想法而已

他人が生きてもどうでもよくて
tanin ga i kitemo dou demo yokute
别人活下去了也与自己毫不相干

誰かを嫌うこともファッションで
dare kawo kira ukotomo fa ssyo n de
讨厌某个人也不过是为了追逐时髦

それでも「平和にいきよう」
soredemo「heiwa ni ikiyou」
即使如此还能说出“平稳地活下去吧”

なんて素敵なことでしょう。
nante sudeki nanitode syou
这种冠冕堂皇的漂亮话

画面の先では誰かが死んで
gamen no saki dewa dare kaga shi n de
画面背后有人死去

それを嘆いて誰かが歌って
sorewo nage ite dare kaga uta tte
有人心生哀叹为其谱曲

それに感化された少年がナイフを持って走った。
soreni kanka sareta syounenga naifu wo mo tte hashi tta
而被曲子感化的少年拿着小刀跑了起来

僕らは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boku ra wa inochi ni kira wareteiru
我们被生命厌恶着

価値観もエゴも押し付けて
kachikan mo ego mo o shi tsu kete
把价值观和自私自利的想法推诿于他物

いつも誰かを殺したい歌を簡単に電波流した。
itsumo dare kawo koro shitai urawo kantan ni denba naga shita
总是简单的用电波播放意欲杀掉某人的歌曲

僕らは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boku ra ha inochi ni kira wareteiru
我们被生命厌恶着

軽々しく死にたいだとか 
karugaru shiku shini tai datoka
轻飘飘地说出“想死”这种话

軽々しく命を見てる僕らは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karugaru shiku inochi wo mi teru boku rawa inochi ni kira wareteiru
如此轻贱生命的我们被生命厌恶着



お金がないので今日も一日中惰眠を謳歌する。
o kane ganai node kyou mo ichi nichi cyou damin wo ouka suru
因为没钱今天也心安理得地瞌睡着度过一天

生きる意味なんて見出せず、無駄を自覚して息をする。
i kiru imi nante mida sezu muda wo jikaku shite iki wosuru
看不出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 明知无用却还在呼吸

「寂しい」なんて言葉で
「sabi shii」nante kotoba de
寂寞怎么能因为这种借口

この傷が表せていいものか
kono kizu ga arawa sete ii monoka
给别人展示这道伤口呢

そんな意地ばかり抱え今日も一人ベッドに眠る
sonna iji bakari kaka e kyou mo hirori betto ninemuru
今天也怀着如此固执的想法独自一人进入睡梦

少年だった僕たちは
syou nen da tta boku tachiha
曾经都是少年的我们

いつか青年に変わっていく。
itsuka seinen ni ka watteiku
总有一天会变为青年

年老いていつか枯れ葉のように
toshio itei tsuka ka re ha noyouni
年老之后会如枯叶一般

誰にも知られず朽ちていく。
dare nimo shirarezu ku chiteiku
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腐朽

不死身の身体を手に入れて、一生死なずに生きていく。
fujimi no karada wo te ni i rete、i ssyo u shi nazuni iki teiku
如果能得到不老不死的身体 就可以永远活着

そんなSFを妄想してる。
son na esuefu wo mousou shiteru
想象着那种科幻小说的场景

自分が死んでもどうでもよくて
jibun ga shin demo dou demoyokute
即使自己死去也无所谓

それでも周りに生きて欲しくて
soredemo mawa rini ikite hoshikute
但是又希望周围的人能活下去

矛盾を抱えて生きてくなんて
mujyun wo kakaete ikiteku nante
如果怀抱着矛盾活下去

怒られてしまう。
oko rareteshimau
会惹别人生气的

「正しいものは正しくいなさい。」
「tadashiimonowa tadashikuinasai」
“正确的东西就要以正确的形式存在”

「死にたくないなら生きていなさい。」
「shinitakunainara ikiteinasai」
“不想死就活下去”

悲しくなるならそれでもいいなら
kanashi kunarunara soredemo iinara
如果觉得悲伤也无所谓的话

ずっと一人で笑えよ。
zutto hitori de waraeyo
那就一直一个人笑下去吧

僕らは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bokuraha inochini kiraware teiru
我们被生命所厌恶着

幸福の意味すらわからず、産まれた環境ばかり憎んで
koufuku no imi surawakarazu、umareta kankyou bakari nikunde
不知道幸福的意义 只会去憎恶与生俱来的环境

簡単に過去ばかり呪う。
kantan ni kako bakari norou
只会一味诅咒过去

僕らは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bokuraha inochini kiraware teiru
我们被生命厌恶着

さよならばかりが好きすぎて
sayonara bakariga sukisugite
偏好诉说分别的言语

本当の別れなど知らない僕らは  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hontou no wakarenado shiranaii bokuraha
inochini kiraware teiru
其实就连分别都不知道 被生命厌恶着


幸福も 別れも 愛情も 友情も
koufukumo wakaremo aijyoumo yuujyoumo
幸福 离别 爱情 友情

滑稽な夢の戯れで
kokkeina yumeno tawamurede
都是美梦中滑稽的儿戏

全部カネで買える代物。
zenbu kanede kaeru shiromono
全部可以用金钱来代替

明日、死んでしまうかもしれない
ashita shinde shimau kamoshirenai
明日 可能就会死去

全て、無駄になるかもしれない。
subete muda ninarukamo shirenai
全部 一切可能都变得毫无意义

朝も 夜も 春も 秋も
asamo yorumo harumo akimo
清晨 夜晚 春天 秋天

変わらず誰かがどこかで死ぬ。
kawarazu darekagado kokade shine
不变的是总有人在某处死去

夢も明日も何もいらない。
yumemo asumo nanimo iranai
梦想或明天什么都不需要

君が生きていたならそれでいい。
kimiga ikiteitanara soredeii
只要你能活着那就足够了

そうだ。
souda
没错

本当は そういうことが歌いたい。
hontouwa sou iu kotoga utaitai
原来我就是想唱出这样的歌声

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inochi nikira wareteiru
被生命厌恶着

結局いつかは死んでいく。
kekkyoku itsukaha shindeiku
结局总有一天要死去

君だって 僕だって いつかは枯れ葉にように朽ちてく。
kimidatte bukudatte itsukawa karehaniyouni kuchiteku
无论是你 还是我 总有一天会像枯叶一样腐烂

それでも僕らは必死に生きて
soredemo bukurawa hisshi nii kite
即使如此我们也会拼命活下去

命を必死に抱えて生きて
inochi wo hisshi ni kakaete ikite
拼命背负着生命活下去

殺して あがいて 笑って 抱えて
koroshite agaite waratte kakaete
抹杀 挣扎 欢笑 背负

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て、生きろ。
ikite ikite ikite ikite ikiro
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活下去

end.


这首歌的歌词可以说是非常戳心了…在听到之后立刻就有翻的想法于是就码了罗马音,在无数次询问秋见爸爸之后终于有了产物【感谢秋见的不杀之恩】,但是准备顺词的时候却发现顺词废语速废有了罗马音也顺不下词…就先发出来了w

是第一次码罗马音,有错误以及意见的话欢迎私信让我修改qwq


果然我
还是想要
活下去。

【原创•(中?)长篇】伦理之下【第三章】

Chapter.1+序

Chapter.2

食用须知:
1、人物设定by  @澪树  【催文的也是她】
2、【醒目】禁止转载!!!【←没人看文的你放心】
3、我上的沪教生命科学,有有违常理的部分请当作是非现实处理
4、高三龟速更新,文章标题名只是暂定

おけ?



【Chapter.3】

“那个…抱歉打扰一下,我是一个小提琴手。最近想参加一场关于器乐的比赛,想请您帮我钢琴伴奏,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
没有主旋律,仅是和声伴奏的钢琴,也依旧能奏成旋律。当那少女说出曲名时,他的内心就产生了一种共鸣。“这首曲子,非我演奏不可”,有了这样自负的想法。
“我答应你,什么时候?”
“一周之后!明天您有时间吗?我们先合一下看看吧!”
在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两人便道了别。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吧。”

少女的名字是Luna,在咖啡店很有礼貌地一直等到施桦下班才上前说明来意。据她所描述的,这个比赛会在理想之都境内全网直播。似乎有人警告过他绝对不能暴露在公众之下,但是,也没有说明什么特别的理由,所以已经有些淡忘了。有些事情是必须去做的,是不得不做的,那是被人们称之为命运的东西。虽说这类型的迷信很可笑且难以信服,但事实有时就是这样。
谁知道人类的思想究竟有没有被别人操纵呢?何况人总是高高在上,总以为自己不可一世。
啊,听着这旋律,不自觉就想偏了。
人的记忆容量是有限的。背过的英语单词,数学公式,不尽快巩固的话就会迅速忘却。但总有些东西,只要看过或者听过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了。
哪怕对别人来说,这既没有用处又毫无意义。

“太棒了!施桦你对这首曲子的理解也太棒了吧!!”
停,这妹子的性格到底哪点和小提琴沾边了…
但又不得不承认,她是自己见过的音乐细胞最好的一位。甚至可以说是和他一样的,将音乐铭刻进骨子里的人。
“说起来,有件事我听在意的。”
“什么什么!”
“为什么会选择我做你的搭档?”
何况,自己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存在吧。
“诶,就是觉得…你应该和我很搭!大概是身为女性的直觉吧,嘿嘿。”
也就是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果然还是自己想多了吗?
Luna这个性格,也确实不是什么脑袋瓜很好的人。
嘿,一场比赛而已,再多想又能想出什么呢!施桦晃晃脑袋,看了眼荒厌哀嚎着咖啡店生意惨淡的动态,开了一袋压缩饼干慢吞吞啃着。
吃完一块喝点水,差不多就能饱了。

中音区的钢琴,节奏稍缓时是优美柔和的。四小节过后悠扬的小提琴从一个切口切入,交织融合在一起的旋律和谐且空灵。却在台下人昏昏欲睡之时猛地加快节奏,如骤雨般的音符狠狠撞击着人的耳膜。
大雨持续的时间总不会太久的。
进入尾声之后旋律又一次缓和下来,小提琴的音色悄然褪去,钢琴的最后一音落下,收起,余音回响。
台下静悄悄地没有声音,两人互看一眼,施桦站起来将琴盖合上,走到台前牵上Luna的手,一起向评委及观众鞠了躬后,带着满足的微笑下场。

她再次向施桦道谢,顺便称赞了一波他俩的相性。
“下次我请你吃饭呀!!”
“好。”
一想到明天就要上班…不,完全不想去。施桦想着,但不去未免也太对不起荒厌了。
嘛,罢了,还是去上班吧。

Tbc.


“诶?那个男孩子,我是在咖啡馆见到的…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点好奇问一下。”
“父亲…”
满头白发的科学家摆了摆手,招呼着下属过来把女孩带走。
“你先睡一觉吧。”

————真Tbc————

一开始说长篇的我口气太大了,我觉得我可能写不到长篇的地步…最后会不会变成短篇呢…

我爱我虫爹qwq给我做后期还给我寄征十郎qwqqqq

敬启 我的分身【赤司征十郎2017生贺】

【1220/04:00】


食用须知:

1、借用kemu【敬启 我的分身】为主题

2、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3、就算是贺文真的能写甜嘛

4、微黑化,双赤向不喜慎入


おけ?


那开始吧。

————————————————————————————

1.


「どうも、こんにちは君の分身です 」

「您好,初次见面我是你的分身」


赤司征十郎怔怔地看着面前站着的人。

这是什么玩笑吗?

故事的序幕似乎已经拉开,因为,面前的影子已然变成两道。

“怎么回事?你是谁?”

面前那个和自己除了左眼颜色不同其余都一模一样的人轻笑着。


「你曾经说过吧 要是有分身就好了」

「如此诚挚的愿望召唤了我」

「所以,我才诞生于此」


赤司征十郎从未想过这种无心插柳的心里话会成真。

所祈愿的大概只不过是一个承受一切艰难痛苦的替身,过程什么的也无所谓,只要有结果就好了。

毕竟若是没有结果,一切都没有意义。帝王的江山沦落也不过如此。即便先王的基础打的有多好,一个时代终会陨落在一个昏君手里。

可笑的帝王学不是么?

“比起思考这些,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吧。”

「好的我会做我会去做的,我什么都会去做的,因为我是你的分身啊」

他忍着笑声说道,装作自己是一个救济者。


确实,不计一切手段和方法所得到的结果,出人意料。胜利似乎随手可得。

但是,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离去,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这个金红异瞳的家伙,真的是听见了自己的祈愿,作为我的分身来帮助我的?

不可能存在的,那是被世界侵蚀的存在,根本没有个体和思想,理应……


“与混浊交汇相融了的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赤司征十郎在一片虚无中询问自己。

被另一个“征十郎”夺取对身体的掌控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甚至那个人对这个身体的控制越来越强势,而自己的自我意识已经很少能影响到他了。

被侵蚀的存在不会被世界留意,自身的条理正在一条条崩坏。他想的是什么理念?胜利才是一切最根本是未来?


——————————————————————

2.

“似乎是有些奇怪的周一呢。”赤司征十郎在天台上吹着风,黛千寻坐在他脚边沉浸在轻小说的世界里。

“奇怪?一切照常不是么。”黛千寻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

“可能是我多虑了吧。”他笑笑,迈步离开天台。

那家伙,在不断猜测着什么。

「你究竟是谁?」


——————————————————————

3.

“给我等一下!你这家伙……”

对于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完全没有印象,甚至连说过什么话都忘记了。


“小赤司在说出什么‘违背我意愿的人就算是父母也要杀’的时候,真的让人有点后怕呢!”


不可能,什么时候说过。我绝对不可能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不轻易间,你的影子已经淡了哦」

“无论如何,请把我的存在还给我。”

开什么玩笑,这算什么?赤司征十郎要消失了?

尽管这个念头仅是一闪而过,却令他震惊。

不可能的吧,他可是帝王。如此轻易就被夺取了生命的交椅,这算什么!

下一秒,简直像被泼了冷水一般可笑。


「不巧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现在十分乐在其中」

「你应该已经明白,这里不再属于你了」

「被夺走了的话去夺回来就好了,所以这次轮到你了」

侵略者忍着笑声说道。


——————————————————————

4.

“你早该想到的,人生的交椅只有一把。”

我们之间只有一个人能存在。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你要去夺取下一个容器了哦。不断重复的,轮回的奇迹。

这就是正确的结论,层层染上我的颜色。因为,我所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我是绝对的。”赤司征十郎轻笑着。

然而,棋子已经缺失了。

在落下的眼泪干涸之前,灵魂深处就已经感受到令人窒息的痛苦。


“我要……输了?”


人类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委托着他人事务,却又在不信任的基础上各有保留。

是啊,也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我要消失了?

他心下一惊,回头看时,自己的影子已经逐渐淡化。


「因为我能更好的活出你的价值」

「所以你下次必须要拯救另一个人」

「你已经知道了吧 该去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还没有输!”


已经无法停止,无法回溯了。


赤司征十郎绝望的瞳孔中,倒映着赤红色双眸。


——————————————————————

5.

“你做不到的事,就由我接替你继续做下去好了。”


赤司征十郎是已经被世界侵蚀的存在。在不断喧嚣的交替的奇迹轮回中,被世界留意到了。


“就这一次也好,不论结果怎么样,至少做到能够做到的逆转。”


即使摔得支离破碎,无法重组也没有关系。因为我夺回来了,我将我的位置夺回来了。


“我回来了。”


——————————————————————

6.

没有必要再去说什么。


反正,那个位置,已经不是我的了。但是,很羡慕啊,他的际遇。


那就干脆坠入最深的梦境吧,永远也不会醒来的梦。


——————————————————————

7.

“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他坐在休息室思考着。

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现在身边聚集的无一不是强者。所以下一场,再下一场,胜利都会是自己的。


「很不巧,事情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顺利」


他双眼微眯,隐隐透露出一股气势:“你知道些什么?”


「把身体给我,我就告诉你。」


“呵。”


——————————————————————

8.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了。

作为“分身”的使命已经完成,世界已经开始侵蚀他的存在。

“那便是我,最后的骄傲。”

灵巧的晃开对手,传球,回接投篮一气呵成。

不会败北的,我是绝对的。

最后的时间,就请让我献上一份礼物吧。

一份名为奇迹的礼物。


「喂!等等!你这家伙……」


“生日快乐。”


他显然对这个情况摸不着头脑。


“我说,生日快乐,然后,再见了。”


赤司征十郎还没来得及抛出第二个问号,脑海中的身影已经消散全无。


——————————————————————

9.


到处都找不到。哪里都找不到。

人生的交椅只有一把,所以只有一个人能存活。只有一个人能使用这具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毫无疑问,胜利者是他。


但他却怅然若失,没有人知道原因。


——————————————————————

10.


「どうも、こんにちは君の分身です 」

「您好,初次见面我是你的分身」


他忍住笑意,假装自己一无所有。




end.





后记:非常荣幸能和超多大大一起参加这样一个企!

我依旧放荡不羁写谜一样的文风x贺文不写甜的人【被打死】

大致按照了剧情线来走啦x包括last game的剧情√

行文全靠脑补,能看到这里非常感谢!

【原创•长篇】伦理之下【第二章】

Chapter.1+序

Chapter.3

食用须知:
1、人物设定by @澪树 【催文的也是她】
2、【醒目】禁止转载!!!【←没人看文的你放心】
3、我上的沪教生命科学,有有违常理的部分请当作是非现实处理
4、高三龟速更新,文章标题名只是暂定


おけ?




【Chapter.2】

“继换脑手术大成功后,原本藏于地下研究的克隆技术终于露出水面,能否最终将成功率提升到和换脑手术一样的高度,和其一起搬上台面,请听本台后续报道…”
电视屏幕“啪嗒”一下暗了下来,施桦将开水壶拿起,热水随手的动作倾入茶壶。受到冲力影响的一些茶叶向上翻起,再吸足水分缓缓沉入壶底,散发出英式红茶独有的香气。浅品一口,在徐徐上升的热气中有了些午后的困意。
本就是自己的休息日(虽然是别人的工作日)也不需要早起,但“换脑”这一概念,不知怎的就是刻在大脑里挥之不去。正好午间新闻又报道了一番更让人感到心烦意乱。
是出去走走?还是…
施桦坐在琴前,双手置于琴键上,略微思索后,忽的弹起了《革命》。
那从开头就震撼人心的力度,极具爆发力的情感,一向是他喜欢的。不如说总在咖啡店弹些缓慢温和的曲子有些压抑自己了。当然,耍帅装个逼或许很炫,但是太不符合咖啡厅的主题了,还是作罢吧。
偶尔也会有客人提出想请他现场耳扒一些流行曲的旋律弹,奉着“客人即是上帝”的想法照单全收,但是总不能弹出那种有心而发的感觉——即便客人很开心,但自己就是没有满足感。
荒厌曾说施桦大概是为了钢琴而生,后来却改变了看法说他是为了古典音乐的复兴才降临世上的。
“我真的不想拯救世界亲爱的,我只是个普通人。”
偏偏,施桦的意大利咏叹调也唱的很好。
又想起谁说的:“你的脑子怕不是古代人的脑子吧。”
说不定就是换脑手术这一可能性…施桦甩甩头,马上把这个念头消去了。

“一个人的兴趣爱好和什么年代的大脑可没有关系。”

“啊——员工可以休息可是老板不行啊——”荒厌百无聊赖趴在前台后的桌子上。在这个时间点的工作日,人们早已匆匆吃过午饭继续工作,咖啡店比起平日来说少了很多人,大概等下班点的时候人才会多些吧。
“那个不好意思,我想问个问题可以吗?”柜台前传出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荒厌迅速起身整理出职业式微笑:“您好,美丽的小姐,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少女似乎还有些踌躇,最终还是开口:“昨天在那边弹琴的小哥哥,他下次什么时候会来?”
“恩?他啊…今天休息,明…”荒厌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恩他后天会来,全天。”
“好…好的!谢谢您!”少女礼貌的鞠了一躬,转身跑掉了。

“哇我家施桦这是有小迷妹了啊…”接着缩回前台下面的荒厌小声嘀咕着,“希望这妹子做好心理准备呀。”

窗外下着暴雨,啪嗒啪嗒打着清脆的节奏。
“呀,你来了~”荒厌憋着笑看着刚从门口进来的施桦。
“你是第一次看见吗?”施桦耸耸肩,将伞塞到换衣间门口的小桶里闪身进门准备补个妆。
“刚才那位好像和前天的小哥哥一样是这里的常驻钢琴师,也是钢琴很厉害的那种类型!”
“诶真看不出来呢…居然这么厉害…”
某几张桌子上有人小声议论着。
施桦又从门里钻出来,缓步踏上这个店里转属于他的舞台。轻吁一口气,手指在接触琴键的同时开始舞蹈,流畅而温柔的旋律荡漾在咖啡店的每个角落。

一天的工作又开始了呢。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说过,天空总有一天会塌下,有人笑话他杞人忧天,但他却陷入了自己深深的妄想中。
窗外落雨滴滴答答地,同琴声一起构成奇妙的旋律谱,起承转合地,伴着它独有的宁静,就这样回荡着。

『如果雨落下的话,一定会濡湿脸颊的』
『但那干涸的颜色,又是如此惹人爱怜』
『若是我阖上双眼,它便会欲行欲远吧』
『如此烦人的雨声,就让我一笑置之吧』

“今天的你也是一样,定会得到祝福的。所以,在夜幕降临之前忘记所有的悲伤,将手伸向明天吧。”

施桦将琴盖上,轻快地跃起转了个圈,向台下深深鞠躬。
“祝各位今晚好梦。”


Tbc.


歌词来源为バルーンさん的 雨とペトラ『雨与佩特拉』
下章大概会有新孩子出场w

【原创•长篇】伦理之下【序+第一章】

Chapter.2

Chapter.3

食用须知:
1、人物设定by @澪树 【请茶不要打死我】
2、【醒目】禁止转载!!!【←没人看文的你放心】
3、我上的沪教生命科学,有有违常理的部分请当作是非现实处理
4、高三龟速更新,文章标题名只是暂定

おけ?





【序】
这座城市的人是令人羡慕的,拥有着超高的薪水,外表光鲜亮丽,没有贫富差距,谁都如此。
这座城市的人是令人惊骇的,他们的工作效率之高是其他地方的人比不上的,似乎人人都是优等生,即便他们原先来自不同的城市,有着不同的劣质。
这座城市的人是茫然的。
因为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无论是谁都会麻木的。
这座城市是神奇的存在,是被誉为“理想之都”的存在,是人人都向往的地方。凡是能进入其中的,没有一个再愿意出来。
在这座城市里,若非成功,即是…?





【Chapter.1】
一曲终了。
台上的人站起将钢琴盖轻轻合上,侧步站在琴椅侧面朝某个方向一个鞠躬,标准的执事礼节。浅棕色的眸子在柔和的灯光下微微透出些光亮,待这个方向的光线完全暗淡才轻轻踩着“哒哒”声离场。
这是一家开在喧闹街市中的另类店铺,在快节奏的生活中到底有多少人会停下来喝杯咖啡呢?施桦在来的时候就有问过自家老友,当时似乎并没有得到一个明晰的答案,模凌两可地就被含糊过去了。
“小宝贝的钢琴还是这么好听啊~”轻浮的语气从咖啡机后传来,那人慢吞吞磨着咖啡,悠哉悠哉的样子。
“也是承蒙亲爱的你的关照啊。”施桦强行让自己的嘴角扯出一个弧度,“超~感~谢~der~”
“这种皮笑肉不笑地用这么荡漾的语气真是太可爱了不愧是我的小宝贝!”
身为咖啡厅老板的老友总有一种他和施桦两个人都是戏精的错觉,啊,也许不是错觉。都说两个女人一台戏,而他们…
恩,这是友♂谊♂深♂厚的象征。
“我去换衣服了。”
熟客都知道这两位真的关系很好,不过是损友间的互相恶心罢了。
老板的名字是荒厌,谐音“谎言”,与施桦谐音的“实话”对应,也曾在共事时被当作梗来吐槽。两人似乎很早就认识,但是从未提起过以前的事情,对这方面的问题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蒙混过关,闭口不谈。

荒厌磨完最后一杯咖啡,示意服务生将它端去给客人,自己则脱下手套冲洗了双手,一闪身进了后面的更衣室。

“最近貌似有个新的研究,已经有成果了,有兴趣听听不?”
“你说。”
“你知道的,这里的换脑手术很成功,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概率。”
换脑手术。
那是一个不愿面对自然死亡的医生发明的,他千方百计搜索年轻的适合他的身体,用各种能想到的残忍的实验验证自己的猜想,最后他成功了。他手把手带起的徒弟将他的大脑替换到另一名大脑刚发育完全的年轻躯体上,他的大脑就着他原有的思想在新的身体上继续思考着。这个手术之后推广到了整个传说之都,却被这个城市的上位者限制在这里不再外传。
这样高概率的换脑手术,只有这里有,并且只有这里的人才知道。
“恩,这个我知道。”
“对,换脑之后换了一个身体,必然是用新的身份生活了。哪怕将新获得的成就全部归功于以前自己的名誉下,总不能让人信服。”
“他们不会还想返老还童吧?”
荒厌突然笑了起来:“小宝贝你还真说对了!”
通常情况下的动物细胞,在从胚胎干细胞分化成各个组织细胞之后就不能再回到初始状态了,生物老师会告诉你“通常情况下细胞分化不可逆”这个定理。
那么特殊情况下呢?科学家从未停止过这项研究。
“细胞克隆,加上换脑手术,即便有违社会伦理…”
但是,这个城市早就已经不是正常社会了,从换脑手术成功的那天开始。

细想之下,其实有些后怕。
施桦走在依旧繁华的夜街上思考着什么,这个城市对于外界似乎已经毫不在意了,除了每年都会接纳吸收新血。
是替换?还是传承?
大概,已经无所谓啦。
人们的夜生活此时才刚刚开始,各色酒吧从街头到街尾闪烁着七彩的霓虹。
已经不再问“您贵庚”了,之后可能就得问“冒昧问一下,您的大脑活了多久了?”

施桦将煮好的热水倒进泡面碗,盖上盖子端到餐桌前坐下。
传说之都禁止向外界发送频率,但允许接收。施桦在刷新动态之后就能看见荒厌在到处刷屏,顺手点个赞接着往下滑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消息。
“小宝贝我烤了饼干要不要一起吃啊~”
这家伙烤的饼干…不,一想起那个味道就有点反胃…
“亲爱的不用准备我那份啦,不眼癌。”

“不要”
“小宝贝你又手癌了!前两天给你买的手癌霜有没有用啊~”
“我去赤饭了。”
“赤饭”
“吃饭”
直接无视了荒厌在对面狂妄的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施桦用叉子戳了戳面,已经熟了。
恩,方便面什么的,真好吃啊。
大概也是为了迎合这个快节奏城市的速度,没有人厌恶它,所以方便食品的销量一直很好。
“一想到要把自己的大脑放到别人的头颅里,这种不可描述的画面…”

突然觉得,不想吃饭了。

Tbc.


其实红茶茶写的人设很棒我写的很辣鸡x

【趁还活着玩这个,写了三十天一天发完!】

DAY1——第一首投稿是孑然妒火,沈病娇中填的版本,然后…然后删掉了xx
DAY2——不得不说是一半一半…当时是直录的,算是黑历史【av1957683】
DAY3——雨与佩特拉x第一次压榨斑马做后期【喂】【av9879225】
DAY4——大概是…空想世界与玩具的心脏。当时没有意识到版权自己填了中填翻唱的x后来删掉了
DAY5——缺陷。【av11907243】
唔…缺陷是歇歇停停先花半天真声嚎完了主旋律,然后开了电脑对规,准备糊特效的时候觉得这里应该用假声和一和,就再去录了点,后来又开始加念白啥的…前前后后真的一整天有的吧orz虽然…虽然副歌有两个音偏低了…好想重置…啊…
DAY6——唔…永眠童话x事实上这首主歌的语速我原本是不想挑战的,也没有录完全曲orz【参见av6724351】
DAY7——脱狱,卡真假声音域最后直接吼上去然后麦克风就boom了【av6298415】
DAY8——骗人的life game,当时真的不知恩怎么唱的orz没有投稿
DAY9——牵丝戏,和39桑!大婷的曲绘w【av8089467】
DAY10——奇迹,团稿,二次重填词,后期斑马辛苦了!【av8604320】
DAY11——牵丝戏【摊手】
DAY11x2——和秋奈haru的夜空是否全然知晓【av9238642】
DAY12——最适合…仿佛并没有找到过…
DAY13——大概是雨与佩特拉…?
DAY14——唱不出感情唱哭个屁orz听哭的是被遗弃的恒星
DAY15——雨与佩特拉!!!我爱气球!!!!
DAY16——无梦之梦,到现在还没产出【不可能了】
DAY17——父亲【给粑粑的生贺,还让久若若爆肝了曲绘w】但是删掉了
DAY18——可能是まふまふ…虽然他的歌越来越难唱了…
DAY19—— テオ!!!我爱omoi!!【等等】【av13380060】
DAY20——解読不能【参照av15501433】
DAY21——WAVE,音域超舒服x
DAY22——emmm戏曲与变形都市,不会顺词瞎唱的黑历史
DAY23——逆时针,但是死在语速上了
DAY24——冒险书不见了!【明年暑假的计划】
DAY25——被遗弃的恒星,当时听到结尾甚至哭出来了
DAY26——雨与佩特拉【躺平】至今为止还是最满意的一首
DAY27——一半一半……【躺平】
DAY28——没有去过现场!没有!美声的伊犁河月夜算不算23333
DAY29——病名为爱,因为这首歌火起来他多了一坨萌新粉有些小难受emmm【不过也是明年暑假的计划】
DAY30——Fragile,列表安利我并且希望我中填翻唱,然后就唱了w【av8438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