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碳油)/mafutin/(甘党)】审判决定05

03(mafutin前篇)

食用须知:
1、梗来源于《死神的精确度》,同时带自己脑补的蜜汁世界观【←详见soramafu那篇彗星列车】
2、一写到mft就卡我很绝望啊【死目】
3、小学生文笔ooc慎入勿代三
4、cp要一个个吃不能急x


DAY2——まふまふ

我跟着赤ティンさん在森林里穿梭着,却渐渐有些体力不支:“喂!Akatin桑!请等等我——”

这家伙回过头,很惊讶的样子:“诶?我还以为你这么高体力一定很好来着……”

……我说,这是哪里来的设定啊!这么说起来,在车上还没注意到,这家伙,好矮!

——“噗。”

“喂!你在笑什么啊!”

“抱歉抱歉,不自觉就——”不行,憋笑什么的,真是太痛苦了。不过赤ティンさん也因此停了下来,靠在一棵树上:“看在你是陪我来的路上,我们就休息一会好了。”

“我还没有问你接下去是什么打算呢,赤ティンさん。”我顺势接过话头,虽然そらるさん已经将调查情报告诉了我不少,但是要想引入话题的话,现在就是一个不可错过的时机。

为了工作而努力!我可不是之前的那个交障!

“嗯……?找到想要杀掉的那个人,然后……钓一会儿鱼。第二天就麻烦你把我送到警局啦——以见证者的名义。”

“警局?诶等等!那样的话你不就!”

“我知道的哟。”

——他露出了孩子气的笑容。

“是,死刑,对吧?”

 

赤ティンさん哼着优美的旋律走在林荫小道上,一边又用锐利的目光搜寻着什么,像是猎人在以敏锐的直觉寻找猎物那样。

如此,我不禁对他更加好奇。这家伙,拐弯抹角可能没什么作用,直截了当一点,反倒可以避免他牛头不对嘴的回答。

“赤ティンさん,介意和我讲讲你的故事吗?作为你死亡的见证人。”

他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清澈的声音在安静的树林中响起,引人入迷。被厄运缠绕的指尖,连红线也被切断了。

他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缘”了。

“我想去杀的这个人,他啊,杀了我的母亲和妻子,并且在此之前做了不得了的事。”

哦,妻子,我好像还没有女朋友来着。

“这个人啊,就这样骂着‘婊(河蟹x)子’离开了。”

这个人,是他的父亲,名义上的那种。听来有点让人想发笑,并且很狗血的剧情,不禁让人想感叹“真是悲伤啊”。

“后来,为了躲避追查,他来到了这里,失踪了一年。现在,我找到他了。”

我询问他,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通知警方?这样让他绳之于法不是更好么?

他认真地看向我:“你相信吗?我要是在这里呆一年,出去之后就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刚才因为杀了一个人而仓皇逃跑的狼狈会不复存在。在外面的那些人没有一个会在意我在一年前做了什么事。”

啊啊,说起来在这里是不是也有一个人要接受审判来着?难道就是赤ティンさん的父亲?这么想着,我在前面看见一个人影。

“……”

“啊!まふまふ!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用眼神瞟了眼身边的那个人,于是他会意地点点头,向那边伸出手。

“初次见面,我是成濑。”

“啊……嗯,赤ティン。”

“这个地方可不是人人都能找到的,赤ティンさん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我刚想示意他停止询问,毕竟这事关我的工作,要是被人类发现身份的话,是要受罚的。

哦,灯油桑。

我在心里双手合十。听说灯油桑出任务的时候被发现了身份,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啊哈哈……和まふまふ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进来了呢……”

nqrseさん似乎还想说什么,被我出声制止了:“成濑桑,我们只是过来玩一圈的,请别太较真了。”

他点点头,赤ティンさん准备继续往里走,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nqrse桑,你的报告?”

“啊。那个啊,是‘可’哟。”他挥了挥手,“不过我没什么兴趣看下去罢了。”

如他所说,这种偏僻的地方,还有可能存在的人类,应该就剩下赤ティンさん口中的那个人了。报告是“可”的话,无非就是他杀和意外两种情况。

“如果造成意外的话,赤ティンさん就能活下来了吧?”

脑中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但即刻就被驱逐出去。

开什么玩笑,我是在工作!工作啊!

tbc.



大概是为了填坑而写……

希望自己文力充沛啊然而不存在的……

每次写mft或者做mft的合唱mix的时候都是满嘴玻璃渣……

怎么办啊【望天】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