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最近开了个原创坑

唱见同人填完最后一个坑就停笔不写cp向【可能只写点段子啥的】

黑篮大概写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


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原创•(中?)长篇】伦理之下【第四章】

食用须知:
1、人物设定by @澪树  【催文的也是她】
2、【醒目】禁止转载!!!【←没人看文的你放心】
3、我上的沪教生命科学,有有违常理的部分请当作是非现实处理
4、高三龟速更新,文章标题名只是暂定



おけ?




【Chapter.4】


今天的主题是猫咪…等等,哪里来的猫耳?暗诽下荒厌的恶趣味,正在试衣间换衣服却听见门外有些嘈杂的声音。
还没有开始营业呀?
“荒厌?”施桦小小地推开门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刚准备开门营业的咖啡厅和平时似乎没什么不同……如果忽略此刻在前台正和人对峙的荒厌的话。
“你看嘛他也不在里面啊,最近只听老板说他都请假了,具体在哪里我们这些下人也不知道嘛。”
“那你呢?”为首的人突然看向施桦,眼神中透露着不可避开的锋锐。
“啊,您是在说哪位?”
“你们这里,有一位男性的钢琴师吧,他现在在哪里?”
“啊…他的话,据说我和他平时的班是错开的,我并不认识哦w。”
那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施桦抢先开口:“话又说回来,大叔你又是谁啊。这里要营业了您再继续站在这儿可是会影响我们生意的,麻烦您让下可以吗?”
他显然对没有获得任何信息感到不满,皱着眉头丢给荒厌一张名片:“如果那位钢琴师,或者你们老板过来了的话请他联系我。我有事情想找他谈谈。”
“好好好,我会转告的。您慢走啊~”
那人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些,招了招手带着另外两人快速离开了。

荒厌看了下手上的名片,递给施桦:“看来我想的没错。”
“嗯?”
看见前台又来了服务生,荒厌招呼了一声带着施桦就往外跑。
“等等你确定要穿着这身…”

“怎么了?”算是找了个静处,荒厌终于停下脚步。入秋的天气有一丝凉意,在空无一人的环境下总会让人起鸡皮疙瘩抖两下。
“你不是说不会上电视吗,怎么突然就…?”
“啊,因为我对那首曲子特别有感触…而且虽然之前确实有人警告过我,但却没有告诉我特别的原因。”
荒厌深吸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眼珠子朝暗处瞟了一眼,再将视线收回。
“现在看来,报应已经来了。虽然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对施桦这么在意……你近两天都来上班吧,最近这家伙都不在找不到人替班。”
“嗯哼,真希望他能早点回来。”

两个戏精走回咖啡店,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开始工作。钢琴的旋律再次于不经意间播撒在人们的耳畔,将他们的灵魂带往旧时故事中的伊甸园。禁果的颜色鲜嫩且诱人,名为“美杜莎”的蛇嘶嘶地吐着舌头,黑如墨染的颜色缠绕在树干上,发出蛊惑人心的声音。
“来吧,到我这里来。你就能实现愿望。”
人总是轻易地被欲望征服,最终陷入了无止尽睡眠的童话之中。
因为,能得到救赎的事物,根本就不存在。今天也不过是孤独的寻找慰藉的北极星,而这条路根本没有尽头。

穿着可爱裙子的女孩子用乳白色在棕黑色上勾勒出图画,似是随心所欲地绘出各种样子,称之为“拿铁拉花”。大概是非常讨人喜欢的一个菜单。
“超可爱!”少女惊呼,小心翼翼地转动着杯子,不忍心触碰它。她不只是点了两杯咖啡,同时还有一次咖啡占卜。拍了一张照后少女心满意足地发了动态,先将拿铁拉花置之一旁,再端起占卜用的希腊咖啡细细品尝。托盘被叠在杯子上盖住口,少女心中默念着什么,然后将它倒置置于桌上。钢琴师待杯底冷却后小心地将杯子掀开,看着杯底残渣映出的图案,细细揣摩着。

明日有雨,可能会有什么烦心事。
“即便如此,也希望您能愉快地度过明天,我衷心祝愿您。”




tbc.


关于咖啡占卜【摘自百度百科】:
一般坊间的咖啡,是不能用来占卜的,因为咖啡占卜,主要是在喝完咖啡之后,以所剩下的残渣、形状或图案,预言吉凶,因此只有希腊咖啡,或土耳其咖啡,才可以用来占卜。咖啡占卜的原理,主要是观看喝完咖啡后,残渣所形成的图案,以预测事情,这类似心理学中的罗莎墨渍测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