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mafutin/tinmafu】死亡物语02

食用须知:
1、ooc慎入勿带三
2、依旧赤ティン视角
3、稍稍入了正片的感觉
4、这里失意or哲悦

02.
连自己的家人,朋友都忘记了吗……我。
没有和mafu说一声就跑去参加那个给自己延续寿命的倒霉鬼的葬礼,好像不太好。
嘛,反正我不过是中二通灵少年捡回来的灵魂之一而已吧,他估计也懒得管自己。
飘像那人的遗照前,深深鞠了一躬,轻轻说了一声“对不起”,回眸却看见一个孩子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妈妈,这个红头发大哥哥是谁啊?”熊孩子指着自己歪头看着母亲。
“别闹了,那里没有人。”孩子母亲有些不满被破坏的葬礼气氛。
赶紧飘走,只留下孩子那边“诶大哥哥不见了╭(°A°`)╮”的自言自语。

低垂着头回到现在的临时住所,意外地听到了一声问候:“tin桑,今天去哪里了?”
“葬礼……”如实回答吧,也许他早就知道了。
“发现什么了吗?比如说自己应该知道却忘记的事情。”直到现在才看见人影从楼梯转出来,真是可怕的人类。
“额……家人和朋友,一点映像也没有。”
mafu眯了眯眼。
“一点点都想不起来吗?”“什么印象都没有……”
为什么我会有种对不起他的感觉。
mafu的眼眸低垂,一副很落寞的样子。
“你怎么了?”
白发的人儿摇了摇头,转身回到自己房间,似乎是继续工作去了。
但是真让人担心啊,那双泛着泪光的红眸。
在客厅呆了一会,还是决定飘进自己房间稍作休息。经过mafumafu房门前的时候被里面突如其来的一句“大魔导士是不会轻易认输的!”吓了一跳,摇摇头哀叹着中二是病得治走进隔壁。
如果不快点找到执念的来源,我还得做这种事情吧,夺取别人的寿命。
真是太糟糕了。
带着这样一个想法睡去,梦里却尽是接受审判后那几张扭曲的脸。
缓缓地向自己靠近,张开嘴露出獠牙……
“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醒来才发现自己一身冷汗。
为什么鬼会流冷汗啊喂……诶?
等等怎么回事!
桌上有一张纸条。
【看来ティン桑昨天的行动很有效呢,已经达到可以有实体的状态了。这样的话会稍微有点人类的习性或特点呢。
今天我要去见一个朋友,ティン现在想出去的话应该可以,但要注意时间。早饭在桌上。
——まふまふ】
……这算什么设定,灵魂体吗?设定也太多了吧喂!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出去?好久没见阳光了会不适应的吧。
还是安心待在家里好了。不知不觉中,mafumafu给予的临时居所已经被当做是自己家了……
同居好奇怪的设定(////)
说起来,住进这里之后还没有好好注意过这房子有多大空间。当初只是在外面感叹“好大的房子啊你是老板吗?”进来后却没有再注意过。
这里其实,应该不止我一个灵魂吧?那么善良的人肯定……老好人啊。
而且真的好多房间——除了自己和主卧其余每一间都积满了灰,真的没有人吗一个人都没有?
他的父母呢?他的朋友呢?
于是在东转转西飘飘中突然看到一扇笨重的铁门。
带着好奇心转开门。
虽然不能随便动别人东西啦但是看一下总是没关系的吧。

恩没关系的……吧。
“被tin桑,看到了呢,真糟糕。”
“不过一切都是为了tin桑,所以能被原谅的吧。”
被人用灵力禁锢在地下室的墙上,不得动弹。不过也没什么差,反正看到一切的时候脑子已经一片空白了。
“tin桑不认识我了,好伤心。”
“好寂寞呢。”

tbc.

02.后记
给我一句话,我可以开出天大的脑洞。
mafu崩坏了,tin到底看到了什么呢。
我就是要卡着你们打我呀~☆
( ̄ε(# ̄)☆╰╮o( ̄皿 ̄///)
咳咳。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人,这里依旧想保持日更。【昨天晚上码着码着睡着了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们嘛~(>^ω^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