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肖邦于梦花火的映照下与冰之白键在戏曲与变形都市中合奏永眠童话的镜花水月【够了我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食用须知:
1、这是一个自己都看不懂的故事
2、话说まふまふ写的歌词真的需要改吗直接串起来就是小说
3、写完了也没决定好是まふ视角还是ティン视角
4、开学后持久崩溃像嚼了炫迈文笔吃了

每当晚风轻轻吹起,情不自禁地便开始放声歌唱。远方的梦花火绚烂绽放,通往梦的彼方。
打开门走下台阶,穿过红瓦房顶的瓦屋,穿着木屐险些跌倒,急急忙忙扶住墙。四周响起了风琴的声音。飘飘扬扬的洁白肆意挥洒,地面被覆盖于雪之绒毯下。
这个被世界所深爱着的夜晚,街道也然染上了七彩的颜色。
“好漂亮呢!”
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
但是如果被世界抛弃的话,那样的夜晚又该去向何处呢?
想到这里歌声再次从口中淌出。
在这个浮世之中,有多少人还能继续笑着呢?
“明天的我们,是否能再次由心而笑呢?”
敲下白色的琴键,却发现不得不调音。
彼此的时间其实已经有了偏差,因为时钟在不停地转动。
“那种事情,我明白的啊。”
“为什么,为什么,不要哭啊。”
没事的吧,对。我会没事的。
向前走去,看见龙胆花盛开于充满欲望的地方生命线已频临濒危。
「真是个坏孩子呢。」
其实惩罚什么的一点也不好受,我是知道的。至于心里想着的那个他是否清楚,不得而知。
而我,就算再怎么抵抗掩饰,内心也早已脆弱不堪。嘴上说得好听,其实痛苦什么的,根本无法独自憋在心里。
「是时候该结束这不详之夜了。」
布满鲜血的橘色呜咽着。
但是即使将其粉碎,它也不会就此消失。
『呐,抹干眼泪之后,和我来勾勾尾指做约定好吗?』
『答应我,将那样抽泣着的,有着痛苦与不幸过去的你,全部,都忘记掉吧。』
对。只要能坐上那早已经消失了的航班,就能找回那片属于我的天空了不是么?
走吧。然后身后的那座城市熊熊燃烧着被火焰吞噬。前方的天空撒下七彩的光丝。前面的那座城市即像赝品一样,等待着明天与我的到来。废弃物被一并丢弃,消散于那没有大人的乐园大街上。
“这是哪里?”
『是我的舞台哦!』
“你是谁?”
『世界。』
「那么,来蒙起双眼吧!」
在一片黑暗中所看见的事实,真的是“现实”么?身躯颤抖着看走马观花,切割下了那些音符和旋律。
『不用回首了。寻回那个说着“我很幸福”的你的记忆,故事也该就此落下帷幕了。』
于是,我飞身跳上始发车,为了证明目前活在牢笼里的渺小的我的存在绞尽已经没有脑汁。
却找不到正确答案。
『只要你想的话,夺取别人的位置就可以了哦!』
说什么啊那种事情,未免太可怕了吧。
而且,其实我一清二楚自己的身体已经无法活动自如。即使吸取生机,也无法改变什么;即使努力呼吸,也毫无用处——我心知肚明。
最后,我会将“要活着”这件事也忘记吧。
『你那郁郁不满的悲伤,可是融进了我的身体呢。』
因为我是不被期待的事物,所以实质上说根本不存在。
现在,仿佛梦见了明日一般,显现于眼眸深处。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去看那场烟花的。那是指引梦想的梦花火啊。”
我还喜欢着你。
看见被点燃照亮的烟花,赤色,白色,黄色。
为什么,梦的梦花火掩盖了视线的一切呢?
烟花下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回忆起来吧。』
那时,曾与你一起看过的天空,在声响减弱的宵时染上暗色。
“呐,你还在吗?”
「恩,我一直在哦!」
“这样的话,我很幸福。”
『……』
渐渐地化为光点,世界,被终结。

end.

后记:
其实在寒假偷偷用电脑按梦花火→肖邦与冰之白键→梦花火→肖邦与冰之白键→戏曲与变形都市→永眠童话→镜花水月伴奏截了音频,打算到时候翻唱做mafu生贺的来着……【别抱太大希望目测不是无缝,翻唱也是渣】
然后这次在学校脑洞开大想,如果把到时候要唱的那部分歌词串在一起,是不是可以作篇文?然后擅用职权【电脑管理员】找歌词写小说然后……
这篇真的好中二好羞耻啊ヽ(*。>Д<)o゜
然后就是有没有画师或者唱见【歌姬/基】或者pv师愿意和我一起做这个生贺的求戳qwq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