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mafutin/甘党/碳油】计划:绝杀(后篇)【全灭向慎入】

后篇ng 前篇01 前篇02

食用须知:

1、梗来源于《日本灭绝计划》,全员黑化慎入

2、根本就没有什么前篇其实

3、感觉上设定有些汤姆苏【?】

4、开学了越来越不会写文了

 

 

 

人员确定:そらる,まふまふ,赤ティン,天月(あまつき),伊东歌词太郎,灯油(とうゆ),咕噜碳(ぐるたみん)

 

总领导:そらる

任务:领导全员完成最终任务,与总部联系,成员总调配权力,指挥担当

能力:1/f波动之声(注1).

 

后勤:天月

任务:掩饰计划,外交权利担当

能力:歌者

 

狙击:灯油(とうゆ)

任务:暗处绝杀,一击毙命

能力:左眼极度近视(平时眼罩遮着),右眼极度远视

 

先遣:まふまふ,赤ティン

任务:先发调查,汇报总领导,自由行动权利,侦测担当

能力:まふまふ:鲁利亚病症(注2)赤ティン:绝对音感,强听力侦测

 

药物研发:咕噜碳(ぐるたみん)

任务:制作睡眠,毒杀等药物,实验权利,化学武器担当

能力:不眠(没错我就没打算让咕噜睡觉)

 

数据推测:伊东歌词太郎

任务:成功率推测,数据分析担当,电子研发担当

能力:左右手运用自如(据说干那啥的时候特别爽【bux】),能分别进行完全不同的操作

 

 

 

 

剩余人数:33人

“最后一个城镇,终于结束了。”glutamine伸了个懒腰,温柔地注视着面前被毒气充斥的小镇——仿佛和他毫无关系一样,“那么,我们回去吧……诶?灯油……”

黑漆漆的枪管近距离抵着左胸口,火舌毫不留情的席卷爆破了心脏,黏腻的猩红色液体喷溅,与绿色的雾气混杂在一起。

Glutamine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橙发少年,但是转瞬也便释然了——

他怎么忘记了,自己所深爱着的这个人。根本是无心者呢。

“是……谁的命令?”

“soraru君。”

“这样啊……”

灯油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支撑着那人的体重,将人平放在地上。

“你终于可以安心睡了。那么,明天见。”

扛起狙击枪,他缓步走向翠绿的树林。

“报告,soraru君,任务完成。”

 

剩余人数:32人

两个棕发少年偷偷地潜进了这座紧闭的工厂。虽然没有透出什么光,但是并不能表示这里没有人。七绕八拐之后两人看见了一扇门。对视一眼,随后伊东歌词太郎深吸一口气,推开门。

霎时间一片雪白,让人不禁眯了眯眼,但天月迅速向里掷出两个玻璃瓶——里面是glutamine所调制的致以睡眠的液体。不过,两人的目的并没有那么简单,伊东歌词太郎一手持刀一手持抢,10秒内将房里所有人解决。

“这里就是总部最后的驻地吧。”

“恩。”伊东歌词太郎点头,“这里可是化工厂。”

“要是引爆了的话……”天月瞪大了双眼,有些惊恐。“本来最后的命令不就是这样的么?”垂眸轻笑着,“所以,干脆把总部也一并炸毁好了。”将妖精面具再次戴上,一只手操作着繁琐的解码操作,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身边人颤抖的手。

“我……我没事啦太郎君!”天月强行微笑着,四下张望,“这里没有钢琴欸……那我唱歌给你听吧?”——

“最后的,末日葬歌。”

伊东歌词太郎松开了握着天月的手,拿出对讲机,右手解密的工作依旧未停下,身旁则响起了少年有些许颤抖的《人生多别离》。

啊,说起来“人生多别离”这句话,也的确是他告诉天月的。

“太郎,怎么样了。”

“90%,我是来告别的,soraru君。”

“……这样啊,那么再见了。”

伊东歌词太郎突然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话。

“好,我明白了。”

听见对讲机那边那人的回应,他松了口气。歌声突然逼近耳畔,耳廓有些痒。他们紧紧地相拥着,他呓语:“还好,一直有你。”

 

剩余人数:6人

对讲机中一个一个的回复,他们的任务似乎也到达了终点。——

这个世界,即将空无一人。

其实早就已经忘却了,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提起这个计划,为什么最后真的……出乎了自己的意料走到了这一步。

最终序曲。

そらる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那个一直追随着自己的白发少年,那人的红眸中仍然满是沉静。

“akatin桑,我想借用一下mafumafu。”

赤ティン意外沉默的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平时那个熊孩子好像不复存在了呢?

带着些许疑问将白发少年带到红发少年看不见的地方。

迅速的,一个手刀劈向人的颈部,看着这个人毫无防备地倒在自己怀里,他放下了这一切似的开口,却连一个音节都未能发出便堵在喉头。

“永别了,soraru桑。”

他忘了,这个人拥有绝对音感和极强的听力侦测。

“想要伤害mafu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他忘了,这个人是那么地痴恋于自己怀里的那个人。

意识完全模糊之前,他却听见了另一声突兀的枪声。

随后,一切似乎都在黑暗中沉寂。

 

剩余人数:4人

红发少年在那声枪声之后倒下,子弹正穿过心脏。

“akatin,死亡。任务完成。”

橙发少年的声音里听不见一丝感情,

伊东歌词太郎最后留给そらる的话,开着对讲机的灯油自然也听见了。

——“必需要击杀mafumafu,他才是最大的危险。”

对讲机中传来一阵杂音,天月的歌声在“那就让我们共同分担吧”中戛然而止。紧接着的便是巨大的爆炸声。

通讯中断的“滴滴”声安静地响着。

“终于结束了么。”一直面瘫着的表情中透露出一丝落寞,但也放松了下来,天边新一轮的旭日东升,将天空映得橘红。如果是这样的血景,那么自己就葬于此刻好了。

沾满了爱人血液的漆黑洞口,直指心脏。

“今天,就能见面了。”

 

剩余人数:1人

烈日当空。

皮肤显病态白的白发少年像猫一样眯着眼睛。身体动了动,环在自己腰上的那双手无力地滑落。没有了束缚的他快速站起身,看着眼前的景象。

“哎哎……大家都死掉了呢。”

まふまふ放声大笑。

“人类什么的,真的好好笑啊——互相信任,互相保护,最后自相残杀。最后的最后,还剩下什么呢?不论是我们这些执行者,或是这个计划的投资者,或是那些无辜的愚笨者,明明都不堪一击。”

红眸中尽是嘲讽之色。

“那么,就由大魔导士mafu,来终结这个世界,然后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吧~”

“然后,我终于可以将一切忘掉了。”

白发少年将红发少年的身体拉过,紧挨着一起坐下,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身上。

“tin桑,明天之后,我们还可以继续由心而笑的吧。“

纯白透明的东西,令人着迷,但根本就不存在。

永恒什么的,在艺术上和死亡是一样的。

然而……

 

剩余人数:0人

一切都归于初始的沉寂。偶尔会有些野猫野狗,舔舐着满地鲜血。

这片土地上,现在空无一人。

夕阳西下,云层红得像是铁锈(注3)的颜色一样。

静谧的空气中,传出了轻轻的一声“嘀”(注4)。

 

注1:“1/f”中的“f”,是fluctuation(噪声)的缩写。科学家将某个物理量在宏观平均值附近的随机变化称为“波动”。自然界存在着很多波动,可以按功率谱密度与频率的对应关系进行分类。有三种典型的噪声波动:一种是完全无规律的、令人烦躁不安的“白色波动”(白色噪声),称之为“1/f”

注2:据说是一种听过与看过的东西都不会忘记的奇怪病症,作者表示也不知道存在不存在,但是可以肯定患有这种病症的人其实过得会非常痛苦。

注3:血液里单质铁的成分很高,会有一股浓浓的铁锈味,这里意为已腐锈的鲜血。

注4:这个有点乱说的意味了……红外线扫到了まふまふ脸上的条形码然后嘀了一声然后他们穿越到了异世界【smg!】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