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碳油/mafutin/(甘党)】审判决定【预告】

食用须知:

1、梗来源于《死神的精确度》

2、私设超级多,ooc严重勿带三

3、只是一个预告而已

4、恩……脑洞死亡ing

 

 

人物设定

情报部:

そらる,伊东歌词太郎,蛇足

调查部:

まふまふ,  灯油(とうゆ),      天月

       ↓                     ↓                         ↓

赤ティン  咕噜碳(ぐるたみん)  un:c(あんく)

 

 

DAY1——灯油

关于为什么要吃力不讨好的去接近一个原本与我毫无干系的人,答案很简单——

这是我的工作啊。

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距离18点已过了30分。根据蛇足先生提供的情报,该是下班的时候了吧?才这么想,就看见一个黑发的身影从自动门里出来,于是我立即跟了上去。

这个男人比我高了不少,大概五公分左右吧?但事实上他走路的时候背向前躬着,头低垂着,显得比同龄人稍大些。怎么说,大概有一种疲劳感,或者说是悲壮感的,像是无精打采的影子一样的东西压得他喘不过气一样。粉色的眼睛在深夜虽然耀眼,此刻看上去却比まふまふ那个负能堕天使的“猩红血眸”还要阴沉。

啊抱歉,似乎是忘记介绍自己了。我是一名死神,在人间的名字,或者说代号是“灯油”。我的工作是与情报部选中的对象共度七天,然后上交一份报告书,决定是“可”,或者是“放行”。这最后的七天,是他们与我们死神的最后留影。啊,简单的说,我们的工作就是人类所谓的——

审判。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在我出任务的时候从来就未看见过晴天,一直都是雨天。有的时候听着同事的调侃,似乎涌起了一种人类称之为“苦涩”的感情。这个时候,我就会盼着出任务。然后尽早完成,跑到CD试听店里呆上几天。

当然,那些倒霉鬼的死亡报告基本是“可”。基本都是这么做的。

我们死神一致认为,音乐是这些愚笨的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而我这一次的调查对象就在对面,名字是ぐるたみん,职业的话调查部并没有明说。

“啊抱歉……”

收雨伞的时候,水渍溅到了对方的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那人一袭白衣。

“啊啊没关系的。”

明明是很有爆发力的声线但是却感觉很无力?

“那个……我的名字是灯油,请问,我是不是可以赔偿些什么?”

 

 

 

DAY1——まふまふ

大魔导士正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在哪条街上呢?忘了。反正そらる桑也已经和我说了就是这条街的话,就开着好了。

一道闪电劈下来,照亮了一整片天空。哗啦啦地,雨点拍打在车窗上。

啊啊看来灯油桑正在出任务呢。

阿勒,红灯——

正在胡思乱想之时,后座的车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一个浑身沾水的红发青年,面色狰狞,挥舞着手中的水果刀恶狠狠地叫嚷着:“不要试图惹火我!快开车!开往奥斯湖!”

虽然说恶狠狠但是这个中性而且有一种熊孩子意味的声线似乎并不能让人害怕,于是我定了定神询问:“那种地方是哪里?”

嘛那种事情也不能怪我啊,平时我们总是做完任务就去街上随便寻找一家CD店然后什么都不管了,怎么会在意那么多呢?

红发青年楞了一下,然后连珠炮似得报出了一串的高速国号,“就沿着这样走!我劝你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好。”随意的答了一句,心里却想着。反正你过不久会死了吧?

车内一阵静默。

“我说你,都不害怕的吗?”

“为什么要害怕?”

“我可是……刚刚杀了个人啊。”

“哦。”

杀了个人?那有什么错吗?

“我是akatin,你的名字?”

“mafumafu。”

啊啊,赤ティン是吗。

看来,我找到我这次要调查的对象了。

车上放着CD曲,是我最近非常喜欢的一个歌手,声线超级赞——啊啊感觉都要犯花痴了呢。果然音乐什么的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了,全身都燃起来了!

后座上的赤ティン轻轻哼唱起来,虽然和CD内的声线完全不一样,但是意外的合拍。

“akatin桑也喜欢glutamine桑的歌?”

“啊,很喜欢。他的歌给人一种神奇的力量呢。”

“恩恩是的呢!”

找到知己了?大概是的吧。

“如果是mafumafu的话,大概会是这样的效果?”

这么说着,他突然变了个声音,用着神似我声线的声音唱着……

 

 

DAY1——天月.

呜哇这个地方好黑啊……

所以说我这次的任务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可怕啊。

嘛嘛当然,身为死神的我,不会对人类感到害怕的啦。

接下来应该,就是要被带去调查对象那里了吧。

根据太郎君的情报,这次的调查对象名字是un:c,有些奇怪的名字呢。听说……是个黑道?黑道是什么?到时候问问好了。

被人推下了车,脸上的眼罩还没摘下来。被一个人强行按到了一个软软的椅子上,啊不对那个应该叫做“沙发”。

然后便听见了一个清澈的少年音,感觉上和まふまふ的声线相性很高,如果唱歌的话大概也是个高音区的家伙?

恩大概……

“库拉,这个人真的知道调味料所在的位置吗?”

“恩是的!是他自己说的!”

这个人是傻白甜吗怎么会这么单纯。

“恩,那么就是客人了呢。”

“好的安库老大我明白了——”

你到底明白了什么啊喂话说虽说见到了要见的人可是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啊喂!

“初次见面,我是安库,失礼了。”

……等等声线突然间被压低了?

“我是天月,请多指教。”

戴着手套的手习惯性伸出去和人握手,这大概是人类所谓的礼貌问题。

对面那人却楞了一下,但是那人身后的金发少年却叫嚣起来:“喂你这个人!怎么敢对安库老大无礼!”

无礼……?

难道说黑道和平时别人的交往不同?

啊啊好烦躁我突然想听歌了。

“那个……有没有CD可以听?什么都可以。”

……

“我和你说!安库老大唱歌很好听的!”少年一脸的骄傲,似乎那个人是他自己一样。

“库拉闭嘴……”

倒是本人毫不在意呢……

黑道是这样子的吗?感觉还很有趣的样子……

“那么,请告诉我调味料桑的位置。”


tbc.?

嘛嘛最近刚刚看完《死神的精确度》然后又开了一个脑洞。

但是最近文力不足还未写完。

稍微……先发个预告?什么时候填坑还不知道呢。

绝杀计划还在储备中——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