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まふティン/甘党/碳油】计划:绝杀(前篇02)【慢热ing】

前篇01 后篇 后篇ng

【剩余人数约五十九亿八万三千四百人?】

“完全快不起来慢死了啦——”红发少年的声音尖锐,引来身边人群频频的注视。在少年身后的那人狠狠地敲了少年的后脑勺:“别抱怨啦!一直身为幕后的我都出来陪你了你到底在着急些什么啊。人,要有平常心。”

少年眨了眨眼,将声线压低:“我说的并不是队伍哦,glutamine桑。”

ぐるたみん哑然失笑。

“没关系,我想,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个国家的人在和平的氛围中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完全没有觉察到危险其实就在身旁。

因此,那个“绝杀”全世界的计划,从这个国家开始开刀,是再好不过的。

“即使他们会在今天恭恭敬敬地向神灵祈祷,也无济于事。”ぐるたみん伸出手指悄悄指了指天空正上方的直升飞机,“嘛嘛虽然因为自己也是其中一员的原因没有权利说什么,不过现在看来太郎君大概已经完成了呢。”

赤ティン咧嘴一笑,开心得像个孩童,装模作样地双手合十:“钓鱼星的神一定会保佑她的王子的。”

“所以……”
两人对视一眼,离开了依旧望不到边的队伍,径直走向树林。

 

“阿勒天月桑?!”

“啊soraru桑你终于来了诶mafumafu?!”

そらる沉默地看着那两个像是认亲一样的家伙。

说起来,这两个人居然认识吗?

刚想上前询问,回头一撇却见一抹耀眼的红色中穿越绿色重影急速前行。“抱歉了,mafu。”这样轻轻说了一句,掏出一瓶喷雾对着人的脸压了一下喷管。

只是一点点的话,倒是不会让他睡很久。

恰好,那两个人也会合了。

“哇啊mafumafu?!”

“果然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呢。”黑发青年若有所思地点头。

そらる顿时感到有些无力,把三人叫到自己眼前:“差不多都集合了吧?灯油呢?”

“在直升机上,准备接我们回去了——”

“信号已经完全屏蔽了?”

“当然,太郎绝对是最厉害的!”

谁都没发觉地上躺着的那位眼皮动了动。

“所以说,为什么你们都认识他……”

ぐるたみん首先举手:“我并不算是认识,只是akatin桑一直说起而已。”

“我的话,小时候认识的啦,因为觉得唱歌很厉害家交了朋友……没想到他还记得我诶。唱歌那么厉害的人明明应该有很多朋友的!”元气的少年音稍显兴奋。

 “啊……我的话,怎么说呢大概就是……”赤ティン歪头想了想,随后清了清嗓子,“初次见面我是mafumafu……这种感觉吧?”

四人围在一起,迷之沉默。

“好像!!!”

“akatin桑从某种意义上才是很厉害的那个。”不知何时地上那个刚才众人讨论的对象已经自己坐起来盯着深蓝色发的少年:“soraru桑,那是什么?”

“恩?什么东西?”

“刚才soraru桑把我弄晕的那个喷雾。”

五人大眼瞪小眼,又是迷之沉默。赤ティン小心翼翼地开口:“鲁利亚病症……?”

“当然,还没好啦!”

“也就是说……”

“恩!全部都听到了哦!”

“那么正好,反正我们还差一个人啊。”天月说着,“让mafu加入好了。”

深蓝发色的少年垂眸思考着:“我觉得还是让他忘记比较实在……”

“他是没可能忘记的。”/“啊啊抱歉soraru桑我忘不了的。”

ぐるたみん点了点白发少年的额头,“怎么可能忘不了呢只要你想的话一定可以的!”

まふまふ正准备回答自家偶像却被赤ティン抢过了话头:“鲁利亚病症……是一种听过与看过的东西都不会忘记的奇怪病症,所以他是真的忘不了啦……”

对讲机的耳机中传来了少年高亢的声音:“该走了——”

“灯油桑已经来了哦soraru桑?”

そらる伸出手拉起少年:“那么,欢迎加入‘绝杀’计划,mafumafu。”

黑色幕布里,空气被撕裂的啪嗒声划破了夜空的宁静。

tbc.

由于一个错别字而写成的ng小段子:

不知何时地上那个刚才众人讨论的对象已经自己做起来盯着深蓝色发的少年:“soraru桑,感觉如何?”

咳咳 我什么都不知道……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