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mafu中心向】时空流浪者

食用须知:

1、刚考完历史似乎砸了负能爆表

2、其实是根据自己的填词改的

3、最近的文风各种诡异,ooc勿带三

4、teru全程串场怒领工资

 

 

像我这种家伙,就算消失了也没有人会在意。

因为我本来就不存在。

这个世界也没有我的容身之所。

人类的欺骗也好,种族歧视也好,我已经不想再见到了。

下一个世界,我会找到归所吗?

不断的轮回中,我一遍遍沉睡,一遍遍清醒。

世界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梦境中,混沌一片,虚无到一无所有。

似乎连空气也没有,缺少了氧气供给的自己感觉到窒息。

好难受啊,有没有人来救我。

“呐呐,你也和我一样吧?”

什么?

“狂妄地说着,这个世界全部都属于我。”

那并不是我……那怎么会是我呢……

“在世界堕落之后,却又说,这不是我的过错,然后将世界放弃。”

求你别再说了,那不是我,不是我啊!

“你说,那片已经毁灭了的灿烂星空是不是你的?”

……

“你说,已经没有了浪波的水球是不是你的?”

先抛弃我的,明明是……

“明明是他们?是那里的生物对吧?”

“所以我才说,你和我一样呢!”

 

头痛欲裂。

“这个梦境,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发少年坐着,右手捂着头站起来。红瞳中透露出一丝刚梦醒的迷茫和混沌。

人来人往,穿过了少年的身体。没有人注意到少年流下的泪滴。

啪啦啪啦地下起了倾盆大雨。

啊啊是谁,在哭泣呢?

泪水顺着雨水啪啦啪啦地砸在地上。

街上行人纷纷奔跑着,被这突如其来的雨吓到,低声咒骂着。穿过少年的人越来越多,依旧没有人在意他。

世界总是不公平的。那个上班快要迟到的他也好,那个画着浓妆脸却花了的她也好,或者是只能无所事事流浪居无定所的它也好。

——和我一样呢。

少年这么想着,伸手想要抚摸雪白色绒球的头——

手却穿了过去。

“啊啊,我都已经忘记了,这个时空对于我而言已经是不存在的了。”

所以少年对于这个时空而言,也已经是不存在的了。

“teru,麻烦了。帮我再寻找一个时空吧?”

扫晴娘点了点头,在少年绘制的魔法阵上滴落一滴口水,荧光浮现着,少年的身影消失在这个时空。

理所当然,没有人看见。

身后留下的废墟,少年却没有再回头看它的逝去。

 

“大魔导士要将自己独自一人的时间做统计,teru来帮我。”

但是红眸中满溢的泪水却让少年不得不停止这可笑的行为。

“看那个人,白发红眸诶!而且脸上还有条形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逃出来的娃娃!”

“好可怕啊……感觉他会带来不幸的样子……不是说红眸是猩红色的血红预兆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怕不要说了啦你看他在看我们诶!”

群体内突然沉默了。少年却像没事人似的,绕过他们离开了。

少年给自己下了一个目标。就算自己不被认可,就算身体会受伤,就算心脏还未痊愈。被唾弃也好已经无力了也好,也要继续向前,展现出自己独有的才能。

可是未来什么的,根本就是不可能去实现的。总是相信感情能够解决一切不安心的问题,可是最后放弃的却是一味坚持触碰未来的自己。

就算没有人陪伴也可以呼吸明日仅存的空气,已经习惯了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一朝一夕了。

“到底在鄙视什么啊,最后能主宰你们宿命的人,可是我啊。”

说起来,自己连规则是谁设立的都已经忘记了。

而且规则什么的,根本就是过去对注重自我的谴责。“我到底是路人还是制定者呢?”不止一次这样询问自己。

其实这种问题,没必要知道的。

因为只要这样,苟且偷生地活下去就好了。

“你没事吧?”

你是来安慰我的吗?

“我没事,谢谢。”

很抱歉,我已经习惯伪装了。

那人的眼眸里无尽深邃,看不清楚。

其实每个人都是傀儡,不存在自己的想法和无谓的羞愧。

所以少年假装着自己很后悔的样子,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时空。

“可是这样做,终有一天你的光辉会暗淡。”

“所以笑着对那些过去说一声永别吧?”

 

——さよなら。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