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爱之时、虚幻【黄濑凉太2016生贺】

食用须知:
1、小学生文笔,ooc有。慎入。
2、虽说是生贺事实上意义不明。
3、cp向不明。里世界设定。
4、文风猎奇脑洞清奇看不懂正常,下面评论区找我?


“黄濑君?诶是睡着了吗。”黑子哲也探身戳了戳金发少年的脸,那人却毫无反应。这条街道的夜晚并不宁静,霓虹灯为其渲染上了七彩色。
然而,被这条街道抛弃的孩子,该去向何处呢?面对让人的叫骂与暴力,只有逃避的能力么?
【黑子哲也天赋异能——存在感稀释。】
小小的身躯颤抖着,却坚持不肯离开半步。
只因为,他们是一样的。兴趣与爱憎,那种东西都不存在。
仅仅是为了活下去,他们只能在虚伪的人流中,隐藏在某人的影子下前行。
即使很讨厌这种行为,但遗憾的是,在出生之时,这个世界,就已经将他们的住所遗忘。
被所有人都否定着,无法救赎。

【黄濑凉太天赋异能——perfect copy】。
转瞬间,人群向他们投掷的一系列事物,被完完全全地复制,反杀向那里。黄濑凉太拉起黑子哲也,冲向街道尽头。那里的夜晚,也是被街道所抛弃的。
诅咒着自己的每一天,这样子的存在,到哪里都是废物。
“我们只能先到这里来了,小黑子你没事吧?”天空色发少年身上大大小小的划痕伤痕,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触目惊心,“听说街道尽头门牌十号的医生医术高明,我们去那里吧?”
肖邦的月光曲在空气中流淌着,翠绿色的眸子微张,手指在琴键上灵活地舞动着。
“那么开始吧,病人有我先接管,你若是可以通过这些关卡,他就会痊愈。你只要过一关他就会好上几分。不过,这个游戏决定着你们的人生。换句话说……”
——如果你失败的话,你们都会死。
黄濑凉太一惊,手心却再没有黑子哲也的温度。
“小……小黑子?”
“游戏开始了。”
黄濑凉太屏息静气,推开了第一扇门。
“请告诉我,爱,是什么样的呢?”
暗淡灯光照耀下的书案上,一个人影喃喃着。是谜题么?黄濑凉太走上前。
人影抬头。
“啊啊啊啊啊啊——”
是一具骷髅。在这个时候,阴森森的白骨一张一合。
“告诉我,将爱诞生的真正意义。”
没有表情,但是可以知道,他绝不是在笑。
为什么会被剥夺笑容呢?
“这是,第一道谜题哦。”骷髅好心提醒着正在发呆的人。
爱?那种东西自己有权利拥有吗?如果那些人类拥有一点点“爱怜”的话,他就不会站在这里接受这个莫名其妙的挑战了。
“爱的诞生,没有任何的意义,只不过是神明大人所开的一个玩笑罢了。”
骷髅伸出手指沉思着,缓缓点了点头。
“很有新意的回答。”
“在这个房间的另一面,是通往下一关卡的通道。勇敢地去吧,承受着无限悲伤的你……还有……”
黄濑凉太朝着房间深处走去,再次遇到一扇门。门旁边,有一张纸条。
“人类■法预言今后一■会发生什么,其实所有行动不过是一种神明控制下的形■而已。■掷出的■,砸向了谁呢??”
【密码是▁▁▁▁▁】
“这算什么啊!一点点提示都没有吗!”
话音刚落,一团白色的东西从身后砸了过来,本能性地,黄濑凉太往旁边侧身。“嘭”一声,随后是碎裂的声音,沉重地回响在空荡荡的房间中。
是雕塑吗?可是雕塑……白色。为什么会有脑浆……?
【提示:憧憬】
刹那间,无数来的另一个时空的记忆疯狂地涌现。记忆中那个皮肤黝黑的靛青色发的少年,那个一直被自己缠着的。“小青峰……”
这么说来,原来他与黑子哲也认知中所生活的这条街道,根本就游离在故事之外。自己和黑子哲也,真的是原来的那个奇迹时代中的两位吗。
“可怕呀,这个世界中,在相识前,我就已经把你杀掉了呢……小青峰。”
密码是,无定式投篮。
第二扇门开启,那里却是白茫茫的一片。
踏出一步,遂坠落。
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如果,你一定要和这个世界同流合污的话……”
闭上眼,感受着不真实的空气流动。
“你的选择是什么?”
索性让一切消失好了,我讨厌这样子的生活。
“你讨厌这样?我们也是啊。”
“小绿间,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坠落停滞,身形定格在不明的某一点。
“这里是梦境。我们是不存在的。”
不存在的?这么说来,刚才的青峰大辉也不是真实的?

“那小黑子呢!”
“这个世界,只有你们两个可能是从外界来的。”
“小绿间……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么多呢?”
“哼你以为我想说吗要不是你问我我才不会说呢哼!”
“诶这样吗那我继续问了!那个高明的医生是小绿间吗第二关是最后一关吗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小黑子啊……”

突然间没有了回音。

如果说人能够以“一句话”所回答一切,那为什么连自己都信不过,这样子的话,到底还能依靠什么呢?
就好像有什么可以比世间一切更重要的东西,不过还是当做不知情最好。.
啊啊感觉自己已经没救了呢。
“我已经有觉悟了。”
望着那个人在那边继续努力着,有些目眩神迷了。
意识尽失。
“哲也。”
“我和那个人,对你而言谁更重要呢。”

索性令一切全部都消失好了。
你也是,我也是,讨厌被玷污。
这讨人嫌的手铐,待我将其取下。

【呐,凉太,你并不是弱者呢。】

一片黑暗中,只有一处是明亮的。黄濑凉太向那里奔去。
“是小黑子吗?”
推开一扇又一扇的门。
好像似原地踏步一般,是个无限的循环。
这也算是一个谜题吗?
不管怎么样,现在即便再怎么悲伤也要一味向前冲刺了。
“请不要这样做了,黄濑君……让我睡下吧。”
“小黑子?!你没事了吗!”
然而黑子哲也的身影虚幻地像是不存在似的。“残留的灯光熄灭之时,我会将自己,还有你的事情全部都忘却掉。我希望黄濑君可以出去。其他能够得到救赎的事物,根本就不存在。”
黄濑凉太有些慌乱:“小黑子你是什么意思?”
“因为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会迎来终结……”
“所以,希望你不要在梦见明天的事情了。”
“生日快乐,黄濑君。”

身影消失在眼前,泪却再也流不出来。
这样子的生日礼物,真的是……太过震惊了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不如,就这样堕入黑暗。

【呐,可不可以告诉我时间呢?现在是什么时候?】
六月十八日。零点整。
钟声凝重地响起。
然后,秒针,分针,时针,开始回转。

“这大概就是在意外中原地踏步的奇迹了,你说呢?”

end.



后记:恩……事实上前一天是自己的生日来着的,抓紧时间码了出来。虽然一开始不想这么写但是后来情节发展整个就崩坏了。怎么说呢……其实感觉这篇性格不是特别突出,大多是我自己一些无谓的中二吐槽吧。唯一清晰的事,自称为“奇迹时代最弱”的黄濑凉太其实一点不弱,反之是个强者。而在那个世界,所谓强者反倒是受尽欺凌。被称之为“怪物”一般的存在。虽然黑化的突然,但事实上真的压抑了很久的话,也并非不可能。不过最近老想着自己已经被世界抛弃这种事情,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深沉的】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