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梦中之梦【赤司征十郎2016生贺】

食用须知:
1、无明显cp向,小学生文笔ooc慎入
2、借用まふまふさん的歌《夢のまた夢》
3、虽说是贺文从来不会单单写生日快乐
4 、哦谢特别给我寄刀片虽然我肯定虐不哭你


越是甜蜜越易融化,那便是恋爱吧?
就像……

﹌﹌﹌﹌﹌﹌﹌﹌﹌﹌﹌﹌﹌﹌﹌﹌﹌﹌﹌﹌﹌

“征十郎?醒醒。”
那人缓缓睁开了眼,入眼一片火红。
“嘴稍微有点馋呢,你答应过我要给我买棉花糖的吧?”

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揉了揉对面那孩子的头发。
“像是没长大一样啊。”

他牵起他的手,蔷薇色的袖口交错着。
“那个鞋盒,是拥有直对失败微笑方法的垃圾篓。”
他指着那个火红色的盒子,小孩子却只是一脸的孤傲。
“我才不会败北呢。”
宛若梦境一般的实质感,他紧紧捏着小孩子的手,害怕着突然的消失。
独自一人在宇宙中飘荡,未免太过寂寞了。

“你还在这件事,真是太好了……”
穿着灰褐色衣服【注1】的人无言的招了招手,长发飘飘,脸上却写满了“空漠”。
他心下一惊,再回头看时,已没有小孩子的身影。

“征十郎……?!”
只是在自顾自的妄想中,净数着那些失去了的东西。
就光是这样,也许就足够流泪了。
越是幸福的事,越是容易融化于虚无之中。

独自一人行走在祭典的街道,经过了捞金鱼的小摊。“您好。”这样说着,拯救了部分的生命。“有没有谁来拯救我呢?”这种事情,作为金鱼的它们也曾经想过。

赤司征十郎也曾想过。

总是这样,依照某人的要求成为了大人,成为了某人希望中的,喜欢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成为自己呢?

“苹果糖!”
“想吃吗?”小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了他身边,对着头蹂躏到头发快成鸡窝了才罢休。小孩子重重地点头,他便站起身去向摊前。

水面的月影很美啊,还有……烟花。

净是在自顾自的妄想中,净数着那些早已无法碰触之物。
仅是这样,也无法微笑。
越是悲伤的事情,停留的时间反倒是越久。

“母亲……”
再回头看时,小孩子又不知跑去了哪里。原地却安安静静地站了位女士,用慈爱地目光看着他。
“已经……够了啊……”
抱着头,缓缓地蹲下来,闭起双眼。

灵魂这种东西,一旦浮现,一旦被照亮,就会被卷入那无尽的夜空。

“不要只留下我一个人……”

是梦中之梦,又或者是未做完的梦呢?
孤儿,或是被父亲所厌弃的孩子拍着手叫嚷着。
越是漆黑的夜空,星星便越是明亮。

女人抚摸着他的头,就如他之前对小孩子所做的那样。
“呐小征,你喜欢这个世界么?”

……当然,喜欢啊。
“就算是这个犹如垃圾一般的世界,我还是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得不得了!”
“那样的话,妈妈就很开心了。”女人微笑着。
小孩子不知道又从哪里跑回来,用帝王一般审视的目光睨着他。
“站起来,帝王可不能倒下。”就不断努力着,直到自己能够作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生活。

“小征,生日快乐。”

化作星星光点,被唤作“母亲”的人,最后对他说了。

“已经决定好了的事情就不要反悔,你是绝对的。”

被唤作“绝对”的人,最后对他说了。

“就不顾一切地拍手,直到这个梦境醒来为止吧。”

然后,于梦境的另一侧,继续寻找着梦。

﹌﹌﹌﹌﹌﹌﹌﹌﹌﹌﹌﹌﹌﹌﹌﹌﹌﹌﹌﹌﹌

“赤司君?”

睁开眼,入眼一片五颜六色。

“哇啊啊啊太好了小赤司你醒了!”

“喂赤司,作为寿星睡着了可不好啊。”

“咳,生日快乐,赤司。”

说着,每个人都尽情地拍着手,不顾形象地。

“直到,我能以征十郎,而不是赤司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

﹌﹌﹌﹌﹌﹌﹌﹌﹌﹌﹌﹌﹌﹌﹌﹌﹌﹌﹌﹌

再次睁开双眼,空无一人。

end.

注1:灰褐色,自平安时代后被用做丧服的颜色。写做“空五倍子色”。


后记:嘛看懂了?
“梦中之梦即是现实。”本来是想这么写的,仆赤和诗织夫人本是已逝之人,在虚幻的双重梦境中安慰了俺赤。
第二个梦境却是俺赤主观意愿上的梦境,和奇迹的诸位一起过生日什么的,不过……即是这种梦境——
醒来之后,不过一片虚无罢了。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生日快乐,征十郎。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