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まふ个人中心向】时空流浪者•续【其实是tinmafu?】

食用须知:

1、小学生文笔慎入,私设多,ooc勿代三,まふまふ视角
2、两个月前写的中二到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
3、cp向还是有点明显的即使前篇是个人中心向
4、まるさん才不是乱入呢

 

 前篇

 

 

我们于云端讴歌着爱恋。

我们微笑着对彼此说着“再见”。

要说为什么不去逃离这种诅咒的话,大概是因为,确实无法逃离。

啊,既然难得来了的话,就请听我讲述一个故事吧。

那是一个,如同今夜迷醉月光一般的,也许会让你感到昏昏欲睡的无聊故事。

 

——如果世界上有神明的话,是否可以拯救我。

然后呢,神明出现了,对我说,不可能。——“因为你是个坏孩子呢。”

因为我是一个,夺取了别人幸福的恶魔呢。

——“对对,就是这样~你要接受应有的惩罚才可以~”神明微笑着,消失了。

因为我发觉了,所以被不幸缠身。

 

【“晚饭很好吃呐,猫咪也很可爱!”红发的孩子蹲在地上,手里握着吃剩下的烤鱼挑逗着有些发怒的猫。

“tin桑小心点……まるさん会生气,的……”

还没说完地上那只纯白的团子就跳了起来一口咬掉那人手里的鱼,一脸得意地跑到主子身边乱蹭求嘉奖。

刚想蹲下去对猫揉揉搓搓,赤ティン却一把把猫抱起:“猫毛过敏的家伙就不要乱想啦~”

雪白的绒球得意的仰着头。

啊啊flag还没立完就被拔掉了……白色果然太容易染上别的颜色了,比如紫色。

——比如红色。

 

“不论你去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

“那么,就请交给我吧!大魔导士绝对——绝对会帮你守护这里的。”

 

一直一直寻找着的,没有结果的,我所喜欢的。

因为不被任何时空所承认,不被任何时空所接受,即使真的找到了什么,也很快就会失去,比如友情。

比如存在。

“teru,拜托了。”挥了挥手,将流着口水的扫晴娘召唤出来,随意地滥用着魔法。

一旦这么做了,就不会再被这个时空承认;一旦这么做了,那个人就再也看不见自己了。

这是我的悲哀,但是这一次,不想再逃避了。

逃避可耻但可行……?开玩笑。

我想要在这个时空,注视着那个人直到世纪末。

直到那个时候,再挥一挥手,对这个时空说再见也不迟。

“mafumafu……?”

兀自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音节。站在自己面前那人浑身浴血,神色悲伤。

但是啊……

抱歉,我已经不存在了呢。

『teru,已经够了,回去吧。』

对于这里而言,身形应该也已经模糊了吧?

“在这个世界的某处角落,我会一直看着你的。那么,就请将我忘记掉吧。”

已经没必要,再与我这样不幸的人交谈了。

祝你幸福。】

 

啊啊。

确实,这个故事作为睡前故事未免太过无趣了。不过,我现在唯一能说出的只有这个了。那个,作为交换,我也想听一听你的故事,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当然很乐意!嘛,虽然是一个不可理喻的故事。”

「今天去这家好了!日常一般地溜进一户人家,高举一只手元气满满地嚷着“打扰了!”因为我没有父母。虽然有着自己的屋子,却丝毫没有自理能力。今天吃村这头的饭,明天又会跑到另外一头找朋友玩。就这样好似苟且偷生地活着,装作和每个人关系都很好的样子。

“唉,他这样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明明都那么大了还那么皮。”

“要不……将他送去训练营吧?也该收收心了。”

我当然无法拒绝他们的决定,第二天就收拾了行囊——虽然也没什么好整理的。

直到后来才发觉他们不过是为了甩掉包袱一样的我罢了。但不论怎么说,幼时的这份恩情我一直都记着,所以我在训练营毕业之后,回去了。

这个世界的人类并不拥有特殊能力,却要和所谓的“魔物”抵抗。

他们将那些怪物所使用的能力,称之为“魔法”。

不知道能不能自恋地说是我的原因。不过,历经多次进攻,这个村子安然无恙。

某天去后山游玩的时候,踩到一个不知道谁丢的香蕉皮,“啪嗒”一下摔倒了,还不小心把身后的佩剑摔进了河里。正想着如何把它捞起来,水面却突然波动了起来。

“冒失的少年哟,你丢的是这把金佩剑,还是这把银佩剑?”

……从天而降你个球球!“我知道你不是河神快把我的剑还给我!”

他好像一脸失落的样子,伸手向远处招了招,我的剑“咻”地一下被唤了回来。顺理成章地捡起剑准备转身就走。可是脑中总有“还有哪里不对”这样的预警信号。

“喂,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剑的?”

他的双眼忽地明亮了起来:“没有什么是魔法做不到的哦!”

明明像是人类的外表却口口声声说自己会魔法?等到最后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早就已经被他的眼睛迷惑了。

 

那一次魔物的攻势似是有智慧一般,不再同以往一样混乱无章。有理有据甚至好像还有兵法的成分在里面,就连我也受伤了。然后那个家伙,对我说了一句:“一切交给我就好。”离开了。

也消失了,随着那些魔物一起。

或者说,世界和平了。

当时我想,也许是村子里的人畏惧他会魔法这个事实将他赶走了,现在想来还有另一种可怕的可能——

他原本,就是魔物。

每每在夜深人静之时,不由自主想起他样貌的我,就会这么想。

我大概,无法挣脱这个魔法的诅咒了。」

 

“噗,我究竟是不是魔物,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嘛。”

对面的红发青年微笑着对我伸出手:“那——时空流浪者mafumafu,愿意与我共同欣赏今夜的月景么?”

“我很乐意奉陪,akatin桑。”

由你所创造的今夜的月色,真是美丽啊。感觉连心,都要溶化于其中了。

对吧?时空缔造者赤ティンさん。

end.

姑且放一下私设。

时空:世界共分为十二个平行时空,各个时空独立。唯有时空流浪者才能随意穿越时空。

まふまふ:时空流浪者,不属于任何时空且能随意行走于任意时空。因“白发红瞳”的外貌长被人议论“这人很可怕”。是个非常寂寞却又害怕寂寞的孩子。在一个时空使用了大型的魔法而改变这个时空本应的结局之后就不会被时空所认可,成为对于此时空而言“透明的,不存在的”事物。在此状态下便有权利使用“毁灭这个时空”的魔法。

赤ティン:时空缔造者,不属于任何时空。任务是在流浪者毁灭时空后立即创造新的时空用以维持“十二”的平衡。前篇中まふまふ所听见的声音即是赤ティン。在创造好时空后会在新的时空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直至身体第一次死亡成为“透明的,虚无缥缈的”事物,等待时空流浪者。

﹌﹌﹌﹌﹌﹌﹌﹌﹌﹌﹌﹌﹌﹌﹌﹌﹌﹌﹌

后记:写前篇的时候,脑中并没有什么世界观的设定,两个月前写续的手稿是也是。时空缔造者什么的名字其实都是乱起的【hhhh】,直到今天一边码字才把世界观理出来七七八八。因为长篇实在是不太适合我……所以用两篇小短文来完结了这个世界观——当然不会这么结束w不知道有没有理解这个世界呢?

感谢收看到这里的你!!





啊被你发现了?那就往下看吧【无奈】

ng小段子。

【一】
……从天而降你个球球!“我知道你不是河神快把我的剑还给我!”
然后从天而降一只灯油……
一只灯油……
灯油……
“akatin桑你叫我吗?”
……“没……”

【二】
“teru,拜托了。”挥了挥手,将流着口水的扫晴娘召唤出来,随意地滥用着魔法。
……本应是这样的。
“teru?”
……“teru?!”
“terururururu!!!!”
“找你的卡比去吧哼。”
????
——自家的扫晴娘生(chi)气(cu)了怎么哄在线等挺急的!!!

【真•end】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