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余意

高三躺尸一年不知道会不会回来x
世界中心赤ティン宇宙中心まふまふ。
黑篮厨,全职蓝雨厨。
是个破写文的x主唱见同人,黑篮大概赤司或黄濑相关贺文,以及各种蜜汁填词。全职同人暂时没有定数x
b站渣翻silver失意,请多指教。

【そらまふ】彗星列车的铃声响起

感谢吾知桑【等等她好像没有lof】的点文。
主题【幽灵x幽灵】,cp【ATR】

食用须知:
1、小学生文笔,ooc慎入,勿带三
2、蜜汁架空私设,世界观撞车撞死超级难过
3、引用自家填词,大概是《审判决定》的前传。
4、是那种有玩梗的机会绝对不放过的人,请做好看着看着突然脑补奇怪画面的准备!

「序」
同样是终有一天会消逝的存在,唯一的不同仅是命运使然。世界上的一切人际交往其实不过是上帝的玩笑造作——比如在制作你的时候忘记放什么关键性的东西,却将“逗比”,“蠢”之类的基因放多了——人类的不同也由此而来。
感谢上帝将我改造地如此不同。
所以我从小就受到与常人不同的待遇——因为我是要经受考验的天使!
所以不管到哪里我都可能不被理解而遭到唾弃——为了经过淬炼成为大天使长!
所以,才要把我身边的谁都带走。
因为,我将饱受来自地狱的烈火,变得更强——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创作诗集的另一页,还差一句“再见”没有写上。
那两个字,我将用生命谱写。

「Chapter.1」
まふまふ从未想过,再见到そらる时,会是在那种地方。
星光璀璨,闪耀的光芒让人几乎忽略这晴朗的夜空,似是一个不真实的世界一般。而地面上,却是猩红色的杀戮场。
“过来。”
そらる就站在那里,对着在角落缩成一团的まふまふ招了招手。
和一群死掉的生命一起踏入的这个世界,本以为是一个可以丢弃一切的极乐世界。然而在这里,被一群长得和丧尸一样的玩意袭击了。明明记忆里自己已经死过一次,明明大家已经没有了人类的体温,可是带着铁锈味的红色液体依旧喷洒一地。
“助けて。”
当一把剑刺入眼前的“丧尸”并使其倒下时,まふまふ捏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肉。
“痛痛痛痛痛痛……そ……そらるさん?!”
“等我一下。”
然后,那人带着自信的笑,将威胁清除掉了。

“そらるさん。”不知道该说什么的まふまふ只再唤了眼前那人的名字。
于是そらる抚摸了那人因惊慌而炸裂的毛发:“这是我和你说过的,彗星列车的故事。”

简直就像是看过的某部漫画一样,这个世界的设定,就是死去的人所生活的地方。不是什么天堂地狱,也不是转世成为拯救世界的大人物。仅是被召唤至此,进入一个全新的生活圈子,随另一世界的命运齿轮一起转动。唯一暗藏危机的,就是更容易精神崩溃,而变成之前袭击他们的那些东西。
就据某部漫画里的名字,称他们为“虚”好了。
身为幽灵的そらる有两个任务,一是清除这些暴走的“虚”,另一个则是某个无聊的审判工作:在某人身边呆上七天,然后决定他或她是否该离开那个世界。
“可是,そらるさん,你在我身边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吧?!”
“恩……确实。”
“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传送门坏了!”这个好奇宝宝的脑壳被狠狠地弹了一下,只留他一个人捂着头蹲在角落。

当然是骗人的。
见到まふまふ的时候,そらる就有一种“这么元气的人怎么会被列入将死之人的名单里”这样的想法。七天时间过后,将“放行”的报告递交上去,却因为好奇心和某种奇怪的感情而违背了命令,继续留了下来。
“这个人很有趣……我想再观察一段时间。”
然后,从指缝中,流失掉了两年的幸福和妄想。

彗星列车的鸣笛回响,承载着必然要分离的绝望。
そらる最后也没有递交“可”的报告,却没想到まふまふ会以这种方式再见到自己。
幽灵的审判过后,若是“可”的报告,那一般都会是意外死亡。比如车祸,失足掉下悬崖之类的。既然报告是“放行”,而まふまふ又出现在这里的话,只有一种可能。
他是自杀。
在继续生活的两年内,そらる意识到那个人其实是个负能量集结地,又是个中二病。听说名为“天月”的家伙也有接触过他,最后的报告也是“放行”。甚至每次出任务的时候还抽空去看他两眼。
同事撞上超尴尬好吗!
这家伙,到底是有怎么样的魔法,这么吸引人。
最后离开的时候,そらる在梦中对まふまふ说了声晚安。
然后挥挥手,轻轻阖上双眼,乘坐彗星列车,谱写他梦中的诗篇。

「Chapter.2」
心脏的跳动连接的是全身的血液,而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叫嚣着对他的感情与思念。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总之,そらる和まふまふ的异世界生活开始了——
并没有。
像まふまふ这样的死灵,理论上并没有这个世界的身份,虽然そらる有帮他提交获得幽灵身份的申请,但正式批下来还要点时间。
还有一个绝对不可避免的考核。
所有人都希望自己能有头有脸,在这个世界,想出人头地的首要条件——你的是一个有身份的家伙。有了身份才能一步一步向上爬。剑士?魔法师?虽然在人间不能使用,但这里的幽灵确实是拥有特殊能力的。
通过考核的几个问题,得到认可的话,就可以自由选择一种能力。恩……虽然很想吐槽冒险书一般的设定,但现实确实如此残酷。
到处乱晃的死灵,极有可能崩溃成“虚”,而且,随时随地。就这一点,死灵之间根本无法信任。所以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出于这个原因,そらる将まふまふ丢到了自己的寓所,勒令他不准出门。
“所以这就是你往咖喱里面放大蒜,还把姜切得和土豆一样大还逼着我吃下它的理由?!”
“诶嘿~”
まふまふ突然笑出了声,很欠揍的那种。于是そらる忍住一拳往人胸口锤的冲动,给了人一卷卷轴。
“通知下来了,明天去考核。前两天的知识点再复习一遍吧?我去烧饭。”
“好——”

除了常见的知识点回答,还有几个开放式的问题,就像工作面试那样。比如,得到身份的目的是什么,是否愿意放弃之前的记忆之类的。
“我的目的是,给予他们幸福。至于记忆,我不想丢弃。”
“为什么?不抛弃一切的话是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幽灵的哦。据我所知,你的记忆并不是什么甜蜜的记忆吧?充斥着痛苦与绝望的人生,你还有什么值得留念的?”
まふまふ沉默了。而主考官只是这样看着他,用一双毫无生气与人性的眼睛,带着不容置疑的压迫感。
“……抱歉,我做不到。”
迅速站起身,逃走似的离开了那个房间。
童话里的美好根本不可能上演,可人类依旧止不住去期盼,仅是在梦中插上翅膀,将自己拥入怀抱。
即使是这样的人生,也想要好好珍惜,也应当拥有着什么值得自己念想的东西。说到底,连为什么去死这种事情的理由都没有想好,不过是自己依旧过于幼稚罢了。
即使是这样的我,拥有着惩罚游戏一样的人生,也总有什么美好的东西会出现,成为我一生的希望。哪怕只是彗星那样,会逐渐暗淡它的光亮,直到成为我的妄想,我也依旧会在无尽的黑暗中期盼黎明。
所以,丢失掉记忆什么的,是绝对不允许的。

“你就这样放弃掉了?”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そらる匆匆忙忙地奔了回来,只看见まふまふ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鼻子里闷闷地发出一声“恩”就没有更多的言语。
“喂……まふ……まふ?”
感觉轻飘飘的像是真正地死去一般。明明知道是梦境,却不愿意醒过来。无数次地陷入爱恋,然而……
“我在そらるさん心里,到底算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まふまふ……
“是……可以随便忘记掉的人,对吧?”
“喂!你到底怎么了!”
不明所以 莫名其妙。那边到底是问了什么问题才会让这家伙突然暴走啊?不过是关于记忆与忘却的。
まふまふ突然笑了,大笑着跪在地上。
没有任何成为“虚”的迹象,却没有一条真理能解释眼下的情况。
正当そらる还在发愣的时候,まふまふ冲了出去。

「Chapter.3」
那边传来了消息,说まふまふ通过了考核。可自那晚过后,そらる就再没见过那个人。上面正好下来了任务,也没有时间让他继续想。他把钥匙塞在了门口的盆栽下面,祈求着那人回来时能找到。

“抱歉,没有经过允许就进了そらるさん的屋子。”
“まふまふ。”
“诶,您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啊!那太好了!”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魔法师抛弃了记忆将他遗忘了。虽然一开始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但是就在现实面前没来由地心痛。
根本没必要去在意啊そらる,你当时肯定也忘掉了不少的事情吧。
因为已经习惯了抛弃一切的新身份,所以从来就没有试着去想起之前的事情。直到试着去回想,才发现根本不难去想起来。也正是这些记忆的回溯,他似乎想起来,想明白了那天まふまふ生气的原因。
无可厚非,那件事,是他的错。因为,他把まふまふ一个人丢在那个世界两次,而且,讲记忆一并丢弃掉了。因为自己当时还期盼着像童话里那样,看见他就能想起一切什么的。想来可笑,未免太幼稚了,又不是3岁的小孩子。
现在说“抱歉,对不起”会不会太过突兀了?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将手伸到那人眼前晃了晃。
回过神来的那人移开まふまふ的手摸了他的头,然后两人坐到沙发上,そらる细致地对まふまふ讲解着工作内容升职需要之类云云的。另一个人乖巧地听着,不住点头。
点着点着就睡死在そらる肩头。同样有点犯困的そらる被肩上的重量砸醒,好气又好笑地搂着まふまふ。试了试感觉重量还可以,于是将人拦腰抱起丢到了自己床上。魔法袍和其他繁琐的衣物一并褪去,然后将人塞进被子里。
床其实挺大的……两个人一起睡的话,也不要紧吧?
但是,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也很好。
所以,在睡梦中说声晚安,然后等待第二天,朝霞美景的轮回。

彗星列车鸣笛的声音萦绕在まふまふ的梦境里,坠落的彗星将他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带走。
——当天边划过一颗流星 人间的灵魂便会离开一个。
可是,彗星和流星,明明是不一样的。
如同没有终点一般,まふまふ试着去追赶彗星,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带着对某人的感情,喷涌而出的是想要告诉他自己真正的心愿这件事。
“君が大好き。”
然后,彗星列车消失在眼前,只留下一个夏夜未完成的梦中诗篇。

“まふまふ。”
我们都是容易被忘却之人,但是没有关系。过去做了什么并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现在,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刻。
“我怀疑你的忘记是装的。”
そらる皱着眉头看着那人欢脱地往咖喱里面洒药,制作得意的“まふ氏料理”。
就在昨天深夜,まふまふ突然从床上弹起来,一脸认真地看着身边打盹的人说:“我最喜欢你了!”不仅把他吓醒还导致自己一夜没睡一度怀疑人生。
麻麻这里有个失忆的hentai对自己根本想不起来的人说了一句喜欢!
“可是我真的忘记そらるさん是谁了。”
まふまふ端着两盆蜜汁咖喱走出厨房,无视了一脸惊恐的そらる。
“但是,想要对你说喜欢这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忘记。”

因为是有你在的这个世界所以即使它犹如垃圾一样,我还是喜欢的不得了。

窗外,彗星列车在上空盘旋着,发出阵阵铃声,承载着无数的希望。
“回家吧。”轻轻敲打窗户唤醒了在梦中谱写了最终诗篇的人。
于是对面用微笑回应,将用画笔描绘的臆想天空暂且放弃。
“好——!”

end.



后记:哎呀终于写完了呢x当时做了个死空间访问50000的点文,结果一直拖到现在。
原本想好的世界观,在和同学商量种族名字之类的时候被同学吐槽“你不觉得你这个设定很眼熟吗?”
啥,你说啥?!!
“就和那个,06年一部动漫几乎一毛一样。”
woc我没看过死神啊喂!
同学告诉我的时候,第一章已经快写完了。后来怠惰了半个礼拜吧怎么都想不出第二个世界观,最后一咬牙就就着这个世界观写了下去。名字都不用想了,爽。【←喂!】
原本想的是,まふまふ再也没回来,结果写到了那一段的时候突然写了他坐在沙发上。
そらる在成为幽灵的时候抛弃掉了之前的记忆,原本没想让他想起来的,然后笔锋一转。
本来脑补的是be结果最后成品是he。
以及srr想拿小拳拳锤mf胸口啊so三岁啊mf的药膳咖喱啊之类的梗x图个乐呵就好。
我的脑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跟着我的原设定走。
也算是自己脑补了一下《死神的精确度》里主角所在的那个世界的世界观,当然我不知道原作者是怎么想的x
好像话有点多了,那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16)